网络老虎机论坛,网络pt老虎机:网络老虎机论坛,网络pt老虎机 >> 玄幻魔法 >> 圣域大陆——战缚记(书号:30176

正文 20-25

作者:newface
    20-25

    在正文之前,先声明,此文并不是我一个人写的,最初是由一个名为琉璃

    的女孩构思,然后由我代笔写了一部分,接着两人边挖边写,继续往下编,这个

    坑到底能挖多深,实在是个未知数……

    ===================================================

    在慕容平的大帐中,希林坐在床前,看着X前缠满了绷带的慕容平。

    “希林殿下……很抱歉……不过剩下的就拜托你了……我已经传令下去,指

    挥权暂时由你接管……”慕容平在床上气息微弱的说道。

    “慕容将军,这样可以吗?……”希林有些犹豫的说道。

    “以你的军事才华……我想没问题的,本来我是想在河边就将姬川的部队一

    举消灭,谁想到出现了意外的变故……炎叔叔战死,表姐也陷在敌阵,生死不明

    ……”

    “唯一的希望,就是备用计划中的……”慕容平挣扎着坐起身子,用手在地

    图左侧的一处的峡谷中点了下去。

    “然后……剩下的就全靠你了……”慕容平说完便昏了过去。

    “喂……”希林看着昏过去的慕容平,无奈的摇了摇头。

    当希林走出帐外,慕容平所有的属下都在等着他。

    “希林王子,请下命令吧。”

    “……”

    “好吧……下令,全军后撤20里扎营。”希林说道。……

    就在数小时前,在鲁那,慕容樱家中已经收到了慕容炎战死的消息。

    “父亲……怎么会……”慕容樱俯在床边痛哭起来。

    坐在她面前的,是从通往死亡沙漠的关口返回的琉璃和林特,因为没有拿到

    签证,所以在边关要塞死活也没能出去,而琉璃又是绝对不赞成随便动手的,于

    是两人只好在回来找慕容樱帮办此事,没想到就收到了从前线传来的噩耗。

    看着哭成个泪人的慕容樱,琉璃也很伤心,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好。

    “樱,别哭了……”琉璃用手轻轻的抚M着慕容樱的肩膀,在一旁轻声说道,

    然后用求助的眼神,看着坐在一边的林特。

    “慕容樱小姐,请节哀……令尊大人突然去逝确实令人悲痛,但是现在,我

    们最后能找回令尊大人的遗体,运回来好好的安葬才是。”林特说道。

    “对……樱,我们这就去前线,将慕容炎叔叔的遗体找回来好好的安葬……”

    琉璃抱着慕容樱安慰她说道。

    “恩……”慕容樱擦了擦眼泪,从抽屉中拿出一叠通关文书交给了琉璃和林

    特。

    “这些……是西流云贵族专用的文书……可以让你们……畅通无阻的到达前

    线……而且还可以凭它们向驻军寻求帮助……“慕容樱哽咽着说。

    “樱,你放心,我们一定将慕容炎叔叔的遗体安全的运送回来……”琉璃用

    手拭去慕容樱脸上的泪水轻声说道。

    第二天清晨,希林在帐外,正在观察周围的环境,此次撤退进深山,姬川魅

    并没有贸然追来,给了他喘息的时间。

    只见眼前一条一眼望不见头的绵长的大峡谷,底下是深不见底的深渊,抓颗

    石头扔下去,无论等多久,都无法听到石头触底的回响。

    这条峡谷的名字,就叫“神之遗作”,相传是创世神在此挖坑造海,但是不

    知道什么原因,这项巨的工程被神遗弃了,只留下这个深不见底的巨坑。

    “好一个史前巨坑啊…… 希林叹道。

    “启禀希林殿下,有一男一女从鲁那赶来,说是慕容炎将军女儿的朋友,前

    来为老将军收殓遗体。”

    “收殓遗体?……问题是……老将军已经……算了,带他们来见我。”希林

    跟着那传令兵回到大帐之中,便看见一位貌美青纯的娇小美女站在自己的面前,

    J致迷人的脸上带着很有礼貌的微笑。

    “你好,希林王子殿下,我叫琉璃,这位是我的朋友林特,我们都是慕容炎

    将军女儿,慕容樱的好朋友,此次前来,是专门为她收殓已故父亲的遗体的……”

    琉璃说道。

    “为什么……这个女孩,相貌如此的象……”希林楞了一下,随即恢复了常

    态。

    “很遗憾,二位,慕容老将军在最后一刻,为了掩护慕容平将军和公主撤退,

    使用了一种威力巨大的杀招,已经同敌人一起……灰飞烟灭了。”希林用低沉的

    语调说道。

    “啊?……那……”琉璃楞了一下,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林特这时候站了起来,说道:

    “他可曾留下什么遗物,或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吗?”

    希林心里一阵暗喜,他看林特一身魔法师的行头,说话又那么沉稳,估计是

    难得的高手。

    “只有他行囊中的一些衣物,但是未了的心愿,的确是有的,就在他临死之

    前,还一直耿耿于怀啊。”希林叹了口气。

    “他的心愿是?……”

    “扫平东流云叛军!恢复流云帝国王室的正统!”希林猛的一拍扶手,慷慨

    激昂的喊道。

    “……既然这样的话……”林特还以为希林只会说出帮他打退眼前之敌之类

    话,没想到这小子那么贪心,明摆了是想抓他们俩壮丁了。

    林特刚想开口,琉璃却强先站了起来答道:

    “好,我们会帮助你完成老将军的遗愿,有什么需要帮助的话,我们很乐意

    效劳。”

    完了,一切都完了……这半年恐怕都要交待在这了~

    “现在东流云叛军在姬川魅的带领下,已经朝我们驻扎的地方靠近,看起来

    是想一举消灭我们。”希林在地图上点到。

    “我们兵力处于劣势,又折损和被俘了两员大将,硬拼我们绝对不是对手。”

    “那么?……”

    “所以我们只能在这大峡谷上做文章。”希林转身朝外喊道:

    “靡夜小姐……请进来一下。”

    靡夜和月玲一起走了进来。

    “靡夜,这次要靠你的幻术帮忙了。”希林笑着说道。……

    西流云大军已经开过河面,压过了原来慕容平扎营的地方,只见前方云雾缭

    绕,群山连绵不断。

    “哼,慕容平已经重伤差不多要死了,上官天烨有在我们手上,已经没什么

    可顾忌的了,全军前进!”姬川魅站在全军的最前端,举起“流火”喊道。

    “姬川小姐,你找我来,不知有何吩咐?”一个身材矮胖的矮人走到了姬川

    魅的面前,他留着长长的胡子,有着光亮的脑门,皮肤黝黑,一对chu壮的臂膀上,

    却有十跟修长的手指,看上去非常的不协调。

    “韦伯,魔法巨P修好了么?是什么问题?”姬川魅问道。

    “恩,全部的魔法转换装置,都被替换掉了,更换起来要花些时间。”韦伯

    说道。

    “这样吗?原本以为可以用大P把他们直接埋葬在山沟里,看来我还是要亲

    自去一趟啊。”姬川魅笑道。

    “其实姬川小姐可以等……”

    “不用了,我不想再等了,一举消灭慕容家族的时刻就在眼前,我要亲自踩

    在慕容平那小子的脑袋上让他臣服于我。”姬川魅一脸狂傲的样子。

    “啊,既然这样的话,那么请穿上这件战甲上阵吧。”韦伯笑着将一副红色

    的流火软甲推到了姬川魅的面前。

    “这是您上次吩咐以后,我赶制出来的能和流火媲美的防具,‘星尘软甲’,

    在您凝聚力量发动攻击的时候,能够得到30% 的增幅效果。”

    “很漂亮呢,非常的不错……你果然没让我失望。”姬川魅用手抚M着星尘

    软甲满意的笑道,这件软甲除了色彩艳丽,造型也相当的X感,脖子处有一个金

    色的金属护颈,X前是镂空的螺旋金丝,在最前端有是红色的圆形遮罩,刚好能

    挡住穿戴者X感的两点,从X口往下是敞开的,一直开到肚脐眼处,下面是倒三

    角的开口,供穿戴着从里面伸出双腿,一对银白色的金属护膝下连着一对保护小

    腿的很漂亮J致的护腿,在胳膊的部分,还有一对银白色的流火护腕,此外,还

    有一双比姬川魅原来穿着的更艳丽的流火镂空的长筒丝手套和长筒丝袜,和护腕

    及腿部的护具连在一起。

    姬川魅当即便换上了这身软甲,用流火朝前方的岩石划出了一道气劲,果然

    感到威力提升了不少。

    “很好……韦伯,等我收拾了慕容平那小子以后,会有你的好处的……”姬

    川魅笑着跨上了战马,带着大军朝希林驻扎部队的地方开去。

    姬川魅带领大军在离希林部队还有1里的地方驻扎下来,然后派出斥候前去

    侦察。

    不一会,姬川魅就得到了回报,目前并不是由慕容平在指挥部队,而是由一

    个叫希林的据说是圣焰帝国王子的毛头小子接手了指挥权。

    “呵呵,看来慕容平的伤势非常的重呢,不然他也不会那么欠考虑,把大局

    全交给了一个毛头小子……”姬川魅笑道。

    “那么,我们是否立刻出战,将他们一举击溃呢?”下面的将领问道。

    “不,不急,说不定慕容平还留有什么杀招,我方现在的兵力是对方的3倍

    以上,而且战斗力强出一大截,要灭他是随时的事情。”

    “在侦察一天,明天伺机决战。”姬川魅说道,她站了起来,回过头说道:

    “今晚上大家都别睡觉,防备敌人的夜袭。”

    ……

    转眼间,已经到了后半夜,希林那边果然派部队前来夜袭,都是清一色的骑

    兵。

    “敌军出现了!准备作战!!”这一边姬川魅一直处于警戒状态的士兵立刻

    冲出营房,拿起武器,赶到营前准备迎敌。

    “啊呀?!~ ”很不幸,跑的最快的那几位,很快被冲锋上来的骑兵变成了

    刀下鬼,但是当他们摆好阵势准备反击的时候,希林已经让骑兵队返身撤回去了。

    “什么,回去了?难道是佯攻么?营地的另一侧和粮草那有什么动静?”姬

    川魅问道。

    “没有……”

    20分钟后,姬川魅这边的士兵,紧张的神经还没完全松弛下来的时候,希

    林的骑兵再次杀到,不过这次换了个方向。

    “敌军又出现了!准备作战!!”

    但是当大部分士兵拿起武器准备冲出去,感觉一刀就可以砍中对方的时候,

    却发现要换长矛才能够着对方了,当他们换了长矛的时候,却发现要把长矛扔出

    去才能勉强M到对方了,但是当他们准备把手中的长矛扔出去的时候,又发现,

    对方营地的炊烟已经升起来了。

    这次希林的骑兵以比第一次更快的速度冲回去吃夜宵了。

    但是没过多久,嘴里还嚼着面包的骑兵再次出现,喊杀声再次传来。

    “敌军又出现了!准备作战!!”

    这一次姬川魅的部队刚好赶上目送希林的最后一个骑兵消失在炊烟袅袅的地

    平线上。

    但是这只是开始。

    不出十几分钟,岗哨上的哨兵再次喊起:

    “敌军又出现了!准备……欢送……”

    “日啊,我怎么就这么命苦啊……”姬川魅那边的哨兵们开始哭了。

    姬川魅的部下开始坐不住了,纷纷要求出战去踢那帮不让人睡觉的混球,并

    且还建议顺带冲过去把希林和慕容平一并给抓了。

    “不可,很明显,对方这么做就是想引我们上钩,一切等天亮了再说。”姬

    川魅命令道。

    于是这种骚扰式的夜袭一连发起了十几次,直到天亮才消停,搞的包括姬川

    魅在内的全军都是一夜没合眼。

    等第二天一大早,熬了一夜红了眼的姬川魅军团抄起家伙冲出帐外的时候,

    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只见在依稀的薄雾之中,两条绵延数里看不到头的大峡谷横跨于战场中央,

    几乎完全隔断了通路。

    希林派出部队在大峡谷的另一侧摆好了阵型,但是远远看去,好象只是一些

    之前被魔法巨P轰残的老弱残兵。

    “一夜之间竟然……”姬川魅听到属下的通报后,亲自走了出去查看情况。

    “幻术……而且是两条大峡谷,分别在他们营地的前后方?”姬川魅笑了笑,

    接着说:“派出斥候,侦察一下前面这条峡谷的真伪。”

    十几钟后,姬川魅得到了答案:假的。

    “哼……希林,不管你在玩什么把戏,今天该收场了,传我命令!”姬川魅

    喊道。

    “属下在!”

    “集中兵力,冲击对面的敌军,在接触前,朝两边散开,改成冲击两翼。”

    “两翼?可是对方两翼并没有……”

    “正中的这些兵,都是老弱病残,明显就是诱饵,我料定他在两翼必有伏兵,

    而且很可能是骑兵,这些才是他们真正的J锐和主力,我的目标,就是他们!”

    姬川魅笑道。

    以失心者为先锋的重甲骑兵,于是以雷霆万均之势,带着主力部队浩浩荡荡

    的朝希林的中阵冲了过去。

    在那群老弱残兵中,隐藏着一些魔法师,其中就包括林特,但是他们所做的

    事情,并不是施放什么强大的魔法,而是用全部的能量,帮靡夜的幻术增幅。

    “来了!!……大家支持住!”林特喊道。

    200米,100米,50米,失心者的重装铠甲和附了魔法能量的武器在

    阳光下闪闪发光,他们纷纷举起了手中的武器,准备在几秒后斩下第一颗敌人的

    首级。

    “呜呀!!”

    “杀呀!!”

    “呀……!?!!!”

    突然间,大批冲过来的骑兵,莫名其秒的陷进了地面之中,然后就再也没有

    踪影,后面的G本来不及反应,也有批跟着一批义无反顾的冲了下去。

    “不对?!……停?!……啊?!!”跟在失心者后面的活人骑兵察觉到情

    况不对,想拉住缰绳停下来,却被后面来不及停下的骑兵一下也撞的陷进了地下。

    滚滚的人流马流,就这么以其快的速度,一排一排的冲到林特他们面前十几

    米的地方便纷纷消失在地面下,再也没有声息,转眼间,90% 的骑兵就这么没

    了。

    “停下!!?快停下!!有陷阱!!!”跟在后面的步兵好在惯X没那么大,

    总算在靠近问题地面前停了下来,但是因为刚才实在冲的太high,气势如虹,

    最前面的几排依然还是被顶了下去。

    “啊啊啊啊啊?!!”

    没掉下去的步兵,听到的是一种从深渊中发出的凄惨的哀叫声。

    “后退!!!赶紧后退?!”

    这时候,希林安排在两边的骑兵已经包夹过来,没错,姬川魅的推断是对的,

    但是她却没想到最后的结果竟然是这样。

    在骑兵铁蹄的冲击下,那群惊魂未定的步兵们也接二连三的被赶下了悬崖,

    这个时候,幻象才被解除,原来真正的大峡谷,竟然是位于前后两道用幻术制造

    出来的假峡谷之间。

    “挖啊啊啊啊!!!挖!!!……”一个西流云的士兵拔住悬崖边上的石头,

    挣扎着想往上爬。

    “你到下面的坑里去挖吧!!”包夹过来的东流云骑兵,弯弓一S,直接将

    那个垂死挣扎的士兵送下了深不见底的巨坑之中。

    “怎么会这样?!!!”姬川魅圆睁着双眼,在阵前大喊着,当她看见那条

    突然出现在眼前的巨坑时,才如梦方醒。

    面对追赶着自己溃散部队一路奔来到西流云骑兵团,姬川魅发怒了,抽出腰

    间的“流火”,用“飞火瞬移功”化为一道红色的残影,冲进了蜂拥而至的骑兵

    中。

    “拿命来!你们这些杂鱼!!”姬川魅的“流火”剑锋所到之处,就好象一

    道风卷过,骑兵们就好象自己摔下来一样,从马背上纷纷跌落。

    “怎么回事?”希林在远处看见一道红光过后,自己的骑兵就纷纷的跌落,

    敢到非常的奇怪。

    “那是姬川魅的‘飞火瞬移功’,速度奇快无比,她本人也是和上官天烨齐

    名的剑魔,实力深不可测……”和姬川魅打了多年交道的一个属下说道。

    “就是说……她本人的实力,是和大叔平级甚至是之上???”一想到魔龙

    谷中裘聂兹和上官天烨单挑那条恐怖怪物的情景,希林的背后不禁涌起一股寒意。

    “那个……她好象一路朝这边过来了……”

    “吓?!- - ”

    “希林。雷伦特!你给我出来受死!!”姬川魅一路飙过来,如入无人之境,

    她的速度甚至是连弓箭都无法追上。

    “那个,她好象在喊我名字啊……”希林脸色一沉不由自主的朝后退去。

    “九转蛇牙闪!!!”姬川魅大喝一身,几道剑气便将围过来的骑兵切成了

    数截,即使没被正中,也被卷起的气流刮的连人带马一起飞了起来。

    “希林。雷伦特,去死吧!!!”姬川魅一转头,目光聚焦在了身在数十米

    主帅大营的希林身上,然后使出飞火瞬移功,急速的朝希林飞驰而去。

    这时候,一个轻巧的身影突然从旁边跃出来,挡在了希林的前面

    “天使的庇护!!!”那人正是琉璃,她娇叱一声,左手无名指上的宝石迸

    出一道蓝光,幻化成两道天使的羽翼交叉着护在了她的面前。

    “铛!!!”姬川魅并没有绕过琉璃,尽管以她的速度绝对办的到,但是她

    还是决定要硬着碰上去,只是最后的结果出呼她的意料,她的“流火”竟然被反

    弹了回来,整个人也因为巨大的反冲力连退数步。

    “这丫头??……什么人?……”姬川魅心里暗暗惊叹。

    “我叫琉璃,让我来做你的对手吧。”琉璃说道。

    “哼……R臭未干的小丫头……竟敢……”姬川魅冷笑道,心里蹭的一下涌

    起一股怒火,一下将“流火”化为长鞭“飞焰”。

    “你的叫声,是什么样的呢?”姬川魅的声音刚刚发出,整个人已经化为数

    道残影,将琉璃围在了中间。

    “?!……啊?!!”琉璃还没明白过来姬川魅的话是什么意思,屁股上已

    经被鞭子狠狠的抽了一下,短裙上立刻出现了一道长长的裂口。

    “好快?!……G本无法看清……”琉璃顾不上作为武者碰上高手后身体本

    能出现的恐惧,连忙调整姿势,果然姬川魅的下一招立刻袭来。

    “九转龙牙闪!!!!”姬川魅的鞭影在琉璃的身边闪电般的游走,九道剑

    气从不同的方向朝中间的琉璃扑来。

    “天使的庇护!!”琉璃单膝跪地,用那蓝色的天使羽翼将自己完全护在下

    面

    蓝色的羽毛被姬川魅的剑气冲击的四处乱飞,化为能量碎屑慢慢散去,但是

    琉璃依然毫发无伤。

    “怎么可能?!”姬川魅虽然没有使出全部功力,但是这一招要硬接的话,

    整个大陆也找不出几个人。

    希林到是被这一幕吓了一跳,原本他以为这个看似柔弱的女孩,只不过是陪

    伴林特一起的花瓶,没想到她竟然能连接姬川魅的两招。

    “可恶!!”姬川魅运足真气,准备认真的给琉璃最后的一击。

    “小丫头,去死吧!流星万蛇阵!!!”姬川魅的双眼中迸S出冰冷的杀意,

    数不清的残象同时发出凌厉的剑气朝中间的琉璃斩去。

    “啊!!……”琉璃也不知道天使的庇护能否承受住这样的攻击,整个防御

    结界都在不停的颤抖。

    “哈哈哈!!……啊?!……”突然间,姬川魅的动作慢了下来,捂着下体

    娇叫了一声,脸上露出很羞耻的神色,但是仅仅是一瞬间,姬川魅就使用了飞火

    瞬移功,化为一道红光一下闪的没影了。

    “?……”这边琉璃总算松了一口气,虽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怎么回事啊?到底……呀?!”姬川魅躲在远处一块岩石后面,用手捂着

    下体,她感觉有什么chu硬的东西从下面的衣服中伸出,一下同时C进了她的蜜X

    和后庭之中,而且还在逐渐的慢慢深入。

    “啊……这衣服……有问题……呀?!”姬川魅只觉得穿在身上的“星尘软

    甲”越收越紧,勒的她有点难受,特别是X部,那一圈圈的金色勒的她的RR开

    始一点点的凹了进去。

    “呃?!”姬川魅刚想用流火强行将这身软甲切开脱掉,双手却被手腕上的

    护具发出的一股莫名的力量并到了身后,然后她感觉双手上戴着的手套好象自己

    溶解了一样,一双手套融合成了一只,将她的双手紧紧的裹在了里面,连手指都

    包住了,然后从那双护腕中伸出数道软锁,互相扣了起来,接着软锁顺着她被并

    拢的胳膊逐渐捆了上去,将她的双臂也紧紧的捆在了一起。

    “手?动不了了……有机关?!……”姬川魅扭动着上身,却怎么也挣不开,

    这时候,双腿上的流火镂空丝袜也出现了融合现象,一下将她修长双腿紧紧的裹

    在了一只丝袜里面,金属护膝也跟着收在了一起,还有小腿上的护甲,都朝对面

    S出软锁,彼此连到了一起,并将她的双腿从脚踝开始,一圈圈的朝上一直捆到

    了大腿G处,然后猛的收紧。

    “呀?!!……腿也……”姬川靠着岩石才没被突然收紧的软锁绊倒,但是

    紧接着,小腿护具的后端S出的软锁一下和护膝后方的连了起来,将她的大小腿

    强行的弯曲交叠着捆在了一起,然后再往上,连结护腕和脖子处的机关,将姬川

    魅整个人捆成了一个“o”形的球。

    “啊啊?!……完全……动不了?!……呀!!?”姬川魅感觉自己的真气

    在迅速的被一股力量压制,连忙发动剩余的真气挣扎起来,结果下身被猛的一刺,

    深入到她蜜X和后庭的那两G东西突然猛烈的旋转起来,而且还是分成上中下截

    分别朝不同的方向旋转,边旋转还放出强烈的电流,电的姬川魅的身体猛烈的抽

    搐起来。

    “啊啊啊!!……呀啊啊啊?!!……”姬川魅被弄的大声娇叫,在地上翻

    滚着身子,但是任凭她怎么挣扎,那些软索之回越收越紧,勒的她连手指都动弹

    不得。

    “啊!!……韦伯?!……你这混蛋?……敢暗算我?!!……啊啊啊?!

    ……我的X部……?!“在忍受着电击的同时,姬川魅又发现,那些勒住她

    R房的金丝猛的朝内收紧了数圈,将她滚圆的双R勒的凹凸不平,涨的不行,而

    包住她R头的那一小块红色甲片,这时候突然弹出了两跟金属环,一下将姬川的

    R头勒住,然后收到最紧,飞速的旋转起来。

    “啊呀呀!?!……啊哈哈哈哈!!……好痒!!……痒死我了?!……啊

    哈哈哈?!!……”姬川魅在原地打着滚,一边娇喘着一边大声浪笑起来。

    “姬川将军?你怎么?!”一个溃逃的西流云将领发现了被捆成一团的姬川

    魅,大吃一惊。

    | “啊!?!……啊!!……快帮我……把这东西……弄开啊!!……呀!!!”

    姬川魅在叫喊中,下体又被狠狠的钻了一下。

    “不行,G本……切不开……也没有任何可以解的结……”那人拿起姬川魅

    的流火抵住那些软索弄了半天也是纹丝不动。

    “恩!……啊!!……什么?!……怎么会……呜?!”姬川魅绝望的叫着,

    但是突然感觉嘴吧被什么东西紧紧的勒住了,然后又是一层包裹,从脖子后的项

    圈中,一道红色的丝质布条将她的嘴巴紧紧的包了起来。

    “呜?!……呜?!!……”姬川魅再也说不话来,那将领在慌乱中,又怕

    拿流火割伤姬川魅的脸,这时候,后面的追兵就要杀到,不得已,他只好命令两

    个士兵,抬起被捆成一团的姬川魅朝驻扎的营地一路狂奔。

    “姬川将军请忍耐一下,等回到营地我们再……”

    “轰!!!”十几道闪耀着魔法火光的弹道从天空中砸了下来,正轰在姬川

    魅扎营的地方,仅仅数秒的时间,那地方除了几个深深的喷着火焰的大坑,就再

    也没什么东西剩下了。

    “魔法巨P?!!!为什么轰击我们自己的营地?!!危险?!”溃逃的士

    兵一下都傻了眼,只见那些魔法P弹一枚枚的朝自己头上倾泻下来,躲避不及的

    全部被轰成了渣。

    “快逃!!!……”在冲天的火光和电光之中,从魔法P弹中飞溅出来的魔

    能遍布人群的每个角落,不断有人被炸成粉末和碎片,或者被巨大的气浪掀的高

    高飞起,就再也没见落下来。

    一时间各种惨叫声连成了一片,但是很快,就被魔法P弹巨大的爆炸声全部

    吞噬了。

    “恩……我们是不是太残忍了一点呢?”希林看着远处不断倾泻而下的P弹

    雨和冲天的爆炸问道。

    “一点也不残忍……谁叫他们竟然敢那样折磨师傅……我绝对不会放过他们!”

    雪露站在一边,手里抱着那只可爱的幼龙宝宝说道。

    “对了,上官天烨能被顺利的救出来吗?你说的那个人究竟能不能信赖呢?”

    希林还有点不放心的问道。

    “那个人嘛……只要能出更高的价钱,他是绝对可以信赖的,何况我开出的

    报酬,可是他用钱也买不到的稀世之宝哦。”雪露用抚M着怀中的龙bb说道。

    “究竟是什么啊?……”希林好奇的问道。

    “哼,别废话了,我要去找那个人,看他把我师傅救出来没有。”雪露说着

    一下就闪没影了。 ……

    几小时前

    “呜呜!!……”上官天烨的双手被反剪在背后,用龙筋紧紧的缚住,然后

    还被套上了一层拘束手套,紧紧的裹着,她的双臂被朝后高高的吊起来,被抽的

    满是鞭印的X感的臀部朝后翘起,被C的已经有些红肿的菊X和蜜X处,分别被

    C进了数Gchu大的表面布满颗粒的棍子,大量被奸Y时残留的JY慢慢的顺着这

    些棍子从上官天烨的大腿内侧顺着被紧紧捆在一起的玉腿上撕破的白色丝袜上流

    淌下来。

    上官天烨的眼睛被眼罩蒙着,嘴里塞满了东西,外面被一层红布严密的包了

    起来,而她那对令人血脉喷张的R房,现在正被龙筋勒的G部,用那对奇怪的杯

    子套着,时不时往外流出白色的R汁。

    “呜?……”上官天烨在X欲的刺激中,摩挲着自己的双腿,不停的呻吟着,

    但是她的神志并没有完全迷失,她听到了一个人的脚步声,那个人不是撒摩,也

    不是姬川魅。

    “真是……X感呢……充满着无尽的诱惑……不过被撒摩连续奸Y了那么久

    ……“韦伯走到呻吟着的上官天烨面前,看着她充满诱惑的X感扭动的身体,

    下面立刻硬的不行。

    “那么我也……”韦伯吞着口水朝上官天烨颤动的玉RM去,不过就在他将

    手放在上官天烨R房上的一瞬间,他的脑海中闪过了雪露对他说过的话。

    “如果你敢碰我师傅的话,幼龙的牙齿你一G也别想得到!而且我本人也不

    会放过你!!”

    “呜!?……”上官天烨的身体现在已经被撒摩弄的十分的敏感和喜欢刺激

    了,被韦伯这么一M,竟然兴奋的娇叫起来。

    “真是太……忍不住啊……不行,一定要忍住……我忍……为了龙牙……”

    韦伯慢慢的收回了手,然后转过头,绕到上官天烨的身后,帮她把裹住双手

    的拘束手套和捆绑着的龙筋解了下来。

    数分钟后,韦伯终于强忍着随时要爆发的X欲,一边接触着上官天烨柔滑的

    肌肤,修长白皙的玉腿,一边感受着她的体温和带着娇喘的呼吸,挣扎在喷S的

    边缘,好不容易替上官天烨将全身的束缚都解开了。

    “啊……啊?……你是谁?……”上官天烨睁开了碧蓝的眼睛,她娇羞的样

    子是如此的迷人X感,她翕动的双唇是如此的诱人,还有那起伏的高耸的R房…

    …

    “够了?!!”韦伯捂着鼻子,将从姬川那偷来的一件衣服丢给了上官天烨。

    “我是受你徒弟之托,来救你的,穿好衣服以后,请马上跟我走。”韦伯背

    过身说道。

    “哦……谢谢……请稍等一下……恩……”上官天烨双颊绯红,慢慢的将衣

    服往身上套去。

    “啊?!……”上官天烨突然娇叫一声,吓了韦伯一跳。

    “怎么了?!”

    “下面……好那个……恩!……”上官天烨用手捂着下体,又是娇喘了一阵,

    好不容易才挣扎着站了起来。

    “对不起……我的身体……变的好……Y荡……怎么会这样……啊……”上

    官天烨呻吟着穿好了衣服,拿起自己的武器柔云剑,这才慢慢的跟着韦伯从地牢

    走了出去。

    “怎么会这样……这话应该我说才对!!”韦伯按着下面硬起来的东西,上

    官天烨呼吸出来的Y绯气息不断的从耳后传来,弄的他头里乱成一团。

    经过了数小时的时间,绕开了守卫,还有溃散回来到逃兵,韦伯终于带着上

    官天烨来到了和雪露约定的地点。

    “师傅!!上官姐姐!!”雪露看到了穿着一身红色开X连衣短裙的上官天

    烨,激动的扑了过去,将上官天烨一把抱住。

    “雪露?……是你让他救我出来的……师傅要好好谢谢你……”上官天烨这

    时候身体的Y迷度已经缓和了一些,抱着雪露笑了起来。

    “他们到底怎么折磨你了,师傅,看你手上和腿上全是被鞭子抽过的红印…

    …“雪露心疼的轻轻抚M着上官天烨的胳膊。

    “还有X口也……”雪露的手一碰触到上官天烨的X部,虽然隔着衣服,但

    是上官天烨立刻感到一股很酥的刺激,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啊……恩……雪露……不要紧,擦点药就好了……我们一起回去吧……”

    上官天烨强忍着自己内心的欲望,轻声说道。

    雪露于是扶着上官天烨就要离开,韦伯可就不乐意了。

    “那个,雪露,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东西啊没交给我啊?”韦伯说道。

    “啊,韦伯师傅,谢谢你救了上官姐姐,再见了~ ”雪露笑着挥了挥手。

    “师傅?……他也是你师傅吗?雪露?而且他的名字,原来你就是那个传闻

    中的神兵铁匠韦伯?”上官天烨奇怪的问道。

    “恩,以前我跟他学过魔法道具的制作,连师傅这把柔云剑,也是出自他之

    手哦。”雪露笑道。

    “啊,当时我只是委托人代我将剑取回,和韦伯师傅还没能见面,今日得见,

    又被韦伯师傅所救,实在是感激不尽。”上官天烨说着朝韦伯深深鞠了一个躬。

    “啊,哪里哪里~~剑圣小姐,你太客气了,能够为你这样武功高绝的人打

    造兵器,那才是我的荣幸……”韦伯红着脸M着后脑勺笑道,然后一把把雪露拉

    了过来问道。

    “喂,龙牙什么时候给我啊?说好了的,用魔法巨P帮你们轰姬川魅的部队,

    一颗;帮你Y姬川魅,一颗;帮你救出你师傅,一颗;总共三颗,难道你要反悔?”

    “啊,那个……姬川魅现在还没找到呢,怎么证明你Y到她了呢?而且我师

    傅现在身体那么虚弱,我得先照顾她,龙牙的事,等你找到了姬川魅,和我师傅

    身体恢复了再说吧,恩~就这样了。”雪露说着便挽着上官天烨的手,朝韦伯摆

    了摆手,头也不回的远去了。

    “喂?! ……”

    在姬川魅的营地附近,到处是残破的尸体和冒着烟的巨坑,希林正命令部队

    打扫战场,另外也寻找姬川魅的下落。

    “哼,竟然X取本少爷的命,等我抓到她一定要她……”希林回想起刚才姬

    川魅逃走前的那个表情,总觉得有点古怪,而且姬川魅……真是个X感的大美女

    啊~~~

    希林想着想着嘴角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涌动。

    “呜!!……”姬川魅此刻正在一处山洞之中,带着她逃走的那军官见追兵

    赶到,实在不能带着她一起逃,就把她临时藏在了路边的一个山洞中,告诉她稍

    后再回来救她,然后就没影了。

    姬川魅于是就不得不保持着这个屈辱的姿势,被捆成一团在山洞中呻吟着,

    忍受着那软甲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给她下体带来的猛烈钻击和电击,还有X部R

    头被勒着不停的摩擦的刺激,现在她的下面已经完全的湿了,一股蜜Y从她的大

    腿间慢慢的流了出来。

    “呜呜!!!……”突然间,姬川魅听到了脚步声,那声音越来越近,等走

    到了她的面前,才发现是一脸Y笑的韦伯,而且手里拿着一个发光的水晶,似乎

    正和她脖子上的项圈产生着某种共鸣。

    “呜?!……”姬川魅看着韦伯那Y荡而Y险的笑容,什么都明白了,可惜

    她现在被捆成一团,想杀了他做不到,连骂他几句都不行。

    “姬川魅小姐,委屈你了,这套帮你量身打造的东西还满意吗?要不要我再

    调的更刺激一点呢?”韦伯笑着捏着手中的水晶,姬川魅便感到C进她下体的那

    两G东西,旋转速度突然加了一倍,顶着她的子G口猛烈的钻起来。

    “呜哦哦哦!!!?呜呜呜!!!……”姬川魅扭动着身子大声娇叫起来,

    同时X部的金丝更勒进去了一圈

    龙风流之替身段誉txt下载

    ,勒的她的R房简直成了葫芦串,那两片红色的

    X甲也放出电流,上下一起电的她圆睁着媚眼浪叫个不停。

    “很好……你呜呜的叫声很动听呢……我已经受不了了……既然没能碰到那

    个上官天烨,就让我好好的尝尝你的身体吧~~~“韦伯Y笑着脱下裤子,

    用水晶将姬川魅调整成双腿弯曲并在X前的姿势,还是捆做一团,但是屁股却高

    高的翘了起来。

    “呜?!……”

    韦伯用水晶打开了包住姬川魅下体的那层衣服,将两G伸出来的B子,慢慢

    的从姬川魅被C的Y水泛滥的RX中拔了出来,然后换成自己的RB,对着姬川

    魅的蜜X,用力的捅了进去。

    “呜哦哦?!!……呜!!!……呜!!!!……”姬川魅一想到自己竟然

    被这个猥琐的黑矮人Y了捆起来奸Y,心中羞愤异常,但是却又毫无办法,气的

    呜呜大叫起来,韦伯用他那结实的双臂,死死的将姬川魅按在跨下,将刚才被上

    官天烨撩拨起来的欲火,一下子全部在姬川魅的身上倾泻而出,一发而不可收拾。

    由姬川魅带领的西流云军团就此溃败,希林带着部队一路追击,将他们在河

    边的营地也一块扫平了,但是却没有见到那个死灵法师撒摩的影子。

    但是不管怎么样,这也是个非凡的胜利,当晚,盛大的庆功宴就在伤势稍微

    稳定下来的慕容平主持下举行。

    当晚,歌舞升平,酒香四溢,其它军营内也各自进行庆祝,场面大得连希林

    都觉得有些不妥。

    身为宴会的主角,希林免不了要四处应酬一番,凭他的酒量,想要不醉倒那

    是不可能的,还好慕容平懂得做人,一早就吩咐过下属将希林的饮酒换做普通饮

    料,这才不至于使他当众醉倒出丑。只不过,慕容平自己却是很快醉得一塌糊涂,

    竟当众脱去上衣向雪露求婚,直惊得佳人险些落荒而逃,要不是上官天烨及时制

    止了他,这场闹剧还不知要弄到什么时候。

    尽情畅饮,宾主尽欢,大多数人均已各自回去休息,只剩下一些醉倒之人,

    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说着胡话。

    “是谁?!”回到自己房间内希林听到门外似乎有女人的喘息声,奇怪的走

    过去打开了门。

    “啊……希林王子殿下……帮帮我……”上官天烨穿着一件白色的低X露背

    晚礼短裙,双手捂着X口,面色绯红的靠在门外,声音娇柔,显然宴会结束后,

    她并没有回到自己的房间。

    “上官小姐?你这是怎么了?……呃?”希林正在纳闷中,上官天烨已经扑

    到了他的身上。

    “希林殿下……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对不起……”上官天烨竟然

    直接将希林推倒在了床上,然后扯下了自己衣服,露出那对滚圆诱人的玉R。

    “啥?!!!我竟然要被这样武功高绝的绝色御姐强行逆推?!就算我是男

    主角,也不用那么刻意的照顾我吧~ 啊哈哈~ ”希林既惊讶又兴奋,顺势抱住了

    上官天烨纤细的腰肢,将手按在了上官天烨裸露的X部,轻轻的柔捏起来。

    “啊!……”上官天烨挺起身呻吟起来,脸上带着娇羞的神色。

    “希林殿下……请用力……我好想要……恩……”上官天烨媚笑道。

    “啊……上官小姐,那我就……不客气了~~~ ”上官天烨那火爆X感的身体

    和充满诱惑的娇喘让希林再也忍不住,一把将上官天烨按倒在床上,掀起了她的

    短裙,将她的内裤脱了下来,然后挺起RB用力的顶了进去。

    “啊啊!!……恩!!……”上官天烨大声娇叫起来,满足的呻吟着。

    “用力……请用力……啊!!……”

    希林一下捏住了上官天烨的双R,一边用力的抽C,一边使劲的揉了起来。

    “好舒服……啊!……恩!……希林殿下……呀啊!……”上官天烨媚笑在

    希林的身下扭动着曼妙的身体。

    “嘿嘿嘿,上官小姐,我的技术可是一流的哦……尽情的享受吧……”希林

    兴奋的说道,他将上官天烨的身体侧转过来,将上官天烨穿着白色丝袜的一条美

    腿扛在了肩膀上,然后从侧位C入,抓着上官天烨的双手继续用力的抽送。

    “啊?!……啊哈!……恩……”

    希林连C了十几下后,又将上官天烨的身体面朝下按在床上,然后让她跪着,

    希林则抓住她的双手手腕朝后拉去,同时腰部用力,将RB一下顶进了上官天烨

    蜜X的最深处。

    “啊噢?!……C的……好深……恩!!……用力……啊哈哈!……”上官

    天烨弓起身子,仰起头愉曰的娇叫起来。

    希林被上官天烨的蜜X夹的爽的不行,一连刺了几十下,又把RB从里面拔

    了出来。

    “我要C你的后面哦?可以吗?”希林Y笑着问道。

    “啊!……好的……后面也好想……恩啊?!……”没等上官天烨说完,菊

    花一紧,已经被希林的RB填满了,狭窄的菊X紧紧的裹住希林的RB,两个人

    都非常的舒服,希林更是爽的不行。

    “好紧……好舒服……受不了了……第一发……来了!!”希林笑着下身一

    阵抽动,将一股滚烫的JYS进了上官天烨高翘的菊X中。

    “呀啊啊!!……”上官天烨仰起头媚眼半闭的娇叫起来,身子兴奋的颤抖

    着。

    “然后是……这里……”希林喘着chu气,将粘着JY的RB拔出来,再次C

    进了上官天烨的蜜X之中,然后一顶到底。

    “噢!……”

    “第二发……我要S到里面了哦~ ”希林笑着扑哧一下,顶着子G口,将第

    二股JYS进了上官天烨的子G之中。

    “恩啊!……啊!……啊!……”上官天烨的双腿在希林S过之后,紧紧的

    夹了起来,双手捂着下身倒流而出的JY,翻转过来躺在希林的身下娇喘着。

    “上官小姐,休息一下,我们开始第二回合?”希林用手托着上官天烨的下

    巴笑道。

    “恩……你这……有……绳子吗?……”上官天烨将绯红的脸侧向一边,有

    些羞涩的问道。

    “怎么,难道上官小姐也喜欢……”希林听了以后两眼放光的问道。

    “我突然……好象被紧紧的捆起来……然后再被堵上嘴……啊?……我什么

    时候喜欢上这样变态的事情了……”上官天烨喃道。

    “不,一点也不变态……这是必要的情趣道具啊……哈哈哈~ ”希林说着立

    刻从床下拿出了随身携带的箱子,打开一看,里面各种绳子,口球,布和胶带真

    是应有尽有。

    “啊?……希林殿下,你平时都带着这些东西么?……”上官天烨奇怪的问

    道。

    “呵呵,那是专门给象你这样的美女准备的啊~ ”希林说着,一下便将上官

    天烨的双手反剪到了背后。

    “恩……啊……好紧呢……”上官天烨的双手手腕立刻便被绳子紧紧的捆了

    四五道,然后是前臂和胳膊,希林以四道绳子为一组紧贴在一起,然后在中间缠

    绕几圈收紧,转眼便将上官天烨的双手并拢着紧紧缚在了一起。

    然后,希林继续用绳子,将上官天烨的双腿分开来,大小腿折叠在一起捆了

    起来。

    “这个姿势……好奇怪……请再收的紧一些……恩!……”上官天烨半闭着

    媚眼喃道,希林将绳子勒进她腿上的白色丝袜中,然后一圈圈的系紧。

    “手脚都……动不了了……恩……”上官天烨扭动着身子呻吟着,似乎在享

    受着被紧缚的快感。

    “还没完呢,最重要的地方,还没捆,那会让上官小姐觉得更舒服的~ ”希

    林Y笑着将绳子绕过了上官天烨的X部,然后交叉数道,接着在上官天烨的R房

    G部紧勒了数圈再使劲的一收紧。

    “呀啊啊!!……好紧……好涨……啊!!”

    “很紧吗?上官小姐,你的X部本来就很X感,这样用绳子一勒,会更有诱

    惑力哦~ ”希林笑着将绳子捆好,然后抱住了上官天烨的腰部,抱住她分开的双

    腿,用力的C了进去。

    “呀!!……恩!……”上官天烨闭着眼睛,娇媚的呻吟起来。

    “对了,差点忘了呢……”希林一边抽C一边笑着,将上官天烨的内裤揉成

    了一团,塞进了上官天烨的嘴中。

    “呜?!……”

    接着,希林用两条胶带,交叉着一下封住了上官天烨的嘴巴,然后又用一条

    红布将上官天烨的嘴和下巴一起包了起来。

    “这样,你就喊不出声了吧?呵呵。”希林系好了红布,两手使劲的在上官

    天烨的R房上一捏,腰部一使劲,更加兴奋的抽C起来。

    “呜呜!!!……呜!!!……”上官天烨被希林捏的媚眼紧闭,仰起头呻

    吟着,双手本能的想阻止希林对自己X部的侵犯,但是却被捆在背后动弹不得,

    但是上官天烨反而因此变的更加的兴奋了。

    “呵呵,没有女人能受的了这一招哦,不管上官小姐的武功有多高~~”希林

    Y笑着握着上官天烨的颤抖的R房,然后慢慢的上下来回搓弄着。

    “呜哦!?……呜哦哦!!……呜呜!!!……”上官天烨最怕的就是这一

    招了,之前她就是被撒摩用这招挤的R汁都喷了出来,现在被希林那么来回的搓

    弄个不停,她的反应变的越来越激烈,在希林的身下十分夸张的弓起身子扭动起

    来,想躲避这要命的“挤NN”攻击。

    “嘿嘿,往哪躲,你逃不掉了~~~ 看招~ ”希林搓到兴奋处,下面使劲的一

    顶,又是一股滚烫的JYS进了上官天烨的子G之内,然后希林用两G手指捏住

    了上官天烨因为极度亢奋而鼓起的R头,往上一拉,一松手再让它们自己弹了回

    去。

    “啪!!”

    “噢呜?!……呜!!!……”上官天烨虽然武功高绝,但床上功夫,却远

    远不及老辣的希林,被捆起来以后,只有被希林尽情玩弄的死去活来的份,G本

    没有还手之力。

    “嘿嘿,接下来,我要吃N了哦~ ”希林笑着俯下身去,慢慢的张开了嘴,

    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

    “呜?!……呜呜呜!!!”上官天烨看见希林那一脸奸相,早猜到了他想

    干什么,摇着头将身子朝一边扭去。

    “往哪逃哈哈~ ”希林在床上就好象一个顽皮的大孩子,一把搂住了上官天

    烨的腰,硬是将她再次翻过身来,然后一口咬在了上官天烨的右R上,轻轻咬着

    吸吮起来。

    “呜呜呜!!!!”上官天烨的最敏感的R头被希林含在嘴里,用牙齿轻轻

    的夹在中间左右摩擦着,奇痒无比,又带着轻轻的疼痛感,酥麻的不行。

    然后希林突然用力的吸住了上官天烨的R房,使劲的往回一吸。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 ……

    “恩!……啊!……哈哈……”几小时后,当上官天烨和希林high的差

    不多了,希林帮上官天烨将堵着她嘴吧的胶带撕了下来,然后抠出了塞满她嘴的

    那条内裤。

    “啊……啊……”上官天烨那成熟而又美艳的脸上双颊绯红,大口大口的娇

    喘着,她的左右两端的高挺的R房上,都留下了一排细细浅浅的牙齿印,还有几

    丝R白色的粘Y。

    希林因为玩的太high,已经累的躺在了一边,他用手M了M坐起来的上

    官天烨那白皙的臀部,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

    “上官天烨小姐……你可真是太销魂了……真是让我大吃一惊呢……”希林

    笑道。

    “……希林殿下……请……”上官天烨现在浑身涌动的欲火终于渐渐的平息

    了,恢复了本X的她,想起了刚才她和希林做的那些下流Y荡的荒唐事,脸一下

    刷的又红了起来。

    “不要叫我殿下,叫我希林就可以了……”希林坐起来,从后面搂着上官天

    烨的光滑白皙的肩膀笑道。

    “希林……刚才的事……并不是我的本意……我是中了撒摩的Y毒……才…

    …“上官天烨低声说道。

    “恩,我也看出来了,刚才的并不是平时的你呢,你是那么的圣洁高贵,温

    柔大方,不过……再坚强冰冷的女人,也要有显露出自己柔弱娇媚的一面的时候

    呢,上官天烨小姐,你是位如此妩媚的美女,可不要浪费了宝贵的青春呢……”

    希林用手轻轻托着上官天烨的下巴笑道,他的表情是如此的充满了怜惜和真

    挚,

    但是行里想的却是:

    “妈的,这是什么无敌的Y药,我一定要弄它个一吨两吨回来……”

    “恩……”上官天烨听了这话,突然低下头,似乎陷入了回忆之中,眼里充

    满了惆怅。

    “怎么了?”

    “没……没什么……”上官天烨抬起头说道,她扭动了一下身子,现在她的

    双手依然被紧紧的捆在身后,两双腿也是被并拢在一起用绳子捆着的。

    “希林,请帮我把绳子解开吧……我要回去了……不然雪露发现我不在,会

    着急的。”上官天烨说道。

    “不,我不解,我就想看着你被绳子捆着的样子,很好看~ ”希林一脸无赖

    相,双手枕着头又躺了下去。

    “别开玩笑了,希林,快帮我解开啊~ 你总不能一直这样捆着我啊?!”上

    官天烨说道。

    “嘿嘿,谁说不能呢~ ”希林笑着抽出床下的箱子,打开一看,里面除了装

    道具的隔层之外,竟然还有几条拘束皮带,还有几条透明的管子,通到里面。

    “反正姬川魅已经被打败了,你可以清闲好一阵了,不如跟我一起去死亡沙

    漠旅游好了,我要用这箱子,把你捆成一团装进去一路带着~~”希林笑道。

    “别开玩笑了……希林,请快点放开我。”上官天烨听了以后脸色刷的一下

    就变了。

    “我不放,我怕这一去再也见不到你了,所以我要把你带在身边……我还有

    好多招式没来到及用哦~ ”希林坏笑道。

    “你真的不帮我解开?”

    “不解不解就不解~~”

    上官天烨看到希林一脸无赖的样子,闭上眼睛叹了口气。

    “可惜了这绳子呢……”

    只见上官天烨稍微一运气,然后双手双腿一用力,便将整条绳子挣断,自己

    坐了起来。

    “呀?!~ ”希林被吓了一跳,要知道这绳子的韧X可是普通绳子的5倍,

    他以前用它来捆过一些武功不错的美女,她们一个也没能跑掉,竟然被上官天烨

    那么轻描淡写的就给拉断了。

    “希林,我走了,你自己好好休息吧。”上官天烨一边整理衣服,一边将身

    上残留的绳子解下来,用手卷成一团,放在了床上。

    “哎……”希林看着站起身来,正在对着镜子整理着一头金色长发的上官天

    烨,有些不舍的伸出了手。

    “对了……那个……”上官天烨站起来走到了门边,回过头对希林说道:

    “今天我们的事情,不可以让其他人知道……行吗?尤其是我的徒弟雪露…

    …“上官天烨面带羞涩的柔声说道。

    “上官小姐,你放心吧,我希林以人格担保,绝对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

    但是……“

    “但是什么呢?”

    “那个……你以后……还会来找我么?……”希林一脸期待的表情。

    上官天烨微微笑了一下,拉开了房门说道:

    “也许吧?……”

    —————————————————————————————————

    在庆功宴举办的同时。宇文筱将门窗反锁,一个人坐在墙脚的Y影里,微微

    的颤抖着。如果希林此时在场,他肯定不会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一切,但那个任X

    刁蛮的少女,此时的确是在落泪,清秀的面庞上不断有晶莹的泪珠滑过,可双眼

    却显得空洞无神,灰暗的目光凝视着手中一件东西,似乎很专注。

    那是一柄闪亮的银色匕首。

    那么多的战士,还有慕容炎叔叔,他们的灵魂现在在哪里呢?在看着自己吗?

    是啊,自己感觉得到他们冰冷的目光,这些天来一直盯着自己看,那些充满

    着怨恨的眼睛,无时无刻都是存在着的。

    “对不起啊。”

    明知道结果,宇文筱还是忍不住心底那句一直想说的话语。回应她的,只有

    一片沉默,她清楚的知道,没有人会因为她的一句道歉就原谅她的,活着的人不

    会,死去的人更是不会,就连她自己都不会原谅自己。

    “慕容哥哥,天烨姐姐,大家……为什么不放弃我?”

    长久以来,为了那个不为人知的理由,她一直给自己戴上面具,强迫自己扮

    演讨人厌的角色,甚至藉着伤害他人来诋毁自己的形象,其目的无非就是想大家

    放弃她……可是,不管她做出怎样过分的事情,慕容哥哥和天烨姐姐都会原谅她,

    他们究竟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她只不过是一个傀儡公主罢了,是一个不该存在的

    累赘,可是,慕容哥哥却为了她这个累赘,牺牲掉了那么多人……甚至连整个西

    流云都陷入了危机中。

    自小就不被家里人喜欢,六岁的时候,全家就被姬川家的人全部屠杀,之后

    便到了西流云王国,作为一个没有实权的公主,被迫过着被人安排好的人生。那

    些流云王国的诸侯发动战争的理由,全都是什么“保护公主”,可自己又几时说

    过要他们保护了?

    够了!!!这样的人生,究竟有什么价值?既然大家不放弃她,那至少……

    她可以做到放弃自己吧?

    银色的匕首在半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轻轻的落在手腕上,没有声音,

    一朵鲜艳的血花瞬间绽放,飞溅在空中,缓缓消失于黑暗的Y影里。鲜红的血Y

    自伤口中不断涌出,将她那洁白的衣衫,渐渐的染成红色。

    真是没有想到,原来像自己这样害死了那么多人的坏人,血……也是红色的

    啊。

    意识渐渐的模糊,朦胧间,宇文筱仿佛看见身前出现一个人的身影,可是,

    又不太清晰。那是谁呢?是亡灵之国的引导者,还是幽暗的死神呢?

    —————————————————————————————————

    “喂,你还要装死装到什么时候啊?”

    “上官,你喝醉了。”看着眼前醉得一塌糊涂的上官天烨,裘涅兹叹道:

    “你还是这个毛病,一喝醉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不能喝就别喝啊!”

    “胡说!我要揍死你!你明明就是故意装死!”喝醉的天烨一改往日冷静的

    模样,变得暴力无比,要是希林此时在场,怕是会大吃一惊吧,还好他并不在场。

    “唉,你知道的,我的伤还没完全好,而且,我不希望希林他们一直依赖我,

    才关闭六识疗伤的。刚才要不是你用柔云线攻击我,我也不会醒来啊。”裘涅兹

    无奈道。

    上官天烨从希林房间里出来后,心情不好,喝多了一点,结果发酒疯发到这

    里来,他也是被无辜波及的,不过那不重要,眼下最重要的便是赶快给她找一个

    出气对象,不然一会八强者之间的激烈对决就要发生了。

    搜索着附近所有的动向,裘涅兹那猎鹰般的眼瞳蓦地一凛,似乎发现了什么

    有趣的目标。一抬手,他倏的擎出身畔的“天狱”,嘴角浮现出一丝不易察觉的

    微笑。

    “上官,想不想找点好玩的事做做?”裘涅兹顾左右而言他道:“我有一个

    好目标啊。”

    “什么目标?”

    “跟我来就知道了。”话音未落,只见房间里的火烛微微一晃,两人瞬间便

    消失了踪影。

    剑圣加幽冥的组合!几乎可以将整个大陆翻过来,不管那个目标是谁,他倒

    大霉了!

    离西流云营地不远处,夜幕笼罩下的深坑周围,正聚集着一群瞪着雪亮双眼

    的草狼,随意撕扯着满地的尸体。身为自然循环中的一分子,它们没有善恶意识,

    更不会同情任何人,它们只知道,这里有足够它们填饱肚子的食物,而食物生前

    的一切,对它们来说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弱R强食,死R更是不用说了,便算是

    此时身为猎食者的它们,也随时有可能变为别人的猎物。

    蓦地,十数个身着黑衣的影子,仿如幽冥鬼影一般,瞬间出现在狼群的周围,

    紧接着,一个红发的英俊男子,缓缓出现在那群黑衣人的中间,邪气十足的一双

    眼睛,充满傲气的瞟视着狼群,目光里所蕴涵的杀意,让整个狼群不寒而栗。

    感觉到眼前这些人的恐怖和强大,狼群的首领低鸣一声,正想要逃走,却见

    眼前白芒一闪,有如璀璨耀眼的日光,紧接着,便是一片血色……

    “翔影大人,真的要现在动手吗?”说话的,是一个肩上绣着三只古怪异兽

    的中年汉子,“请恕属下多言,飞云大人吩咐过,最好等他到来再行动,现在目

    标附近有两个八强者,我们……”

    又是白芒一闪,那红发男子手中多了一个银色的奇怪兵刃,状似十字形状的

    飞骠,却在四个顶端被朝同一方向硬生弯折成九十度的模样,其中三个弯刃是三

    角形的刀刃,剩下的一个弯刃是用来握的护手,看起来颇有些怪异。稍微识货的

    人都知道,这正是魔狼杀手专用的一种奇门兵器——玄光万字夺。

    再看适才说话的那个中年汉子,已经和地上躺着的狼群一样身首异处,凸瞪

    的双眼充满着不甘和难以置信的神情,四面鲜血飞溅,浓厚的血腥味混合在夜晚

    的凉风中四处飘散……深吸了一口气,翔影那英俊的面孔上挂着十分满足的微笑,

    正好和其身畔那些黑衣人死灰般的面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你们应该知道的,我最讨厌听到那个人的名字了。”翔影理了理血红的长

    发,道:“现在对今晚动手这件事情,谁还有意见吗?”

    “我!”

    不知何处传来一个胆大包天的声音,惊得剩余的杀手们面面相觑,承受着翔

    影的杀人目光,他们连忙一齐举高着双手猛摇头,表示自己没有说话,下一刻,

    一个金色的光团,赫然自天际降下,落在诸人的面前。见此情景,翔影那透着邪

    气的眼神里倏的闪过一丝惊芒,却瞬间恢复一流杀手应有的冷静,握紧了手中的

    兵刃,整个人也进入备战状态。

    “你是‘剑圣’上官天烨!”他冷冷道。

    “阁下功力不凡,又统领着一群魔狼杀手,想必是冷月魔狼族的高手,却不

    知是‘云影’中的哪一位?”

    上官天烨并没有回答翔影的问话,这番话语来自这群杀手的后方。只见一个

    佣兵打扮的银发男子,手执一柄银铸黑锋、泛着耀眼光华的长剑,不知何时已经

    出现在这群杀手身后,正是裘涅兹无疑。值得一提的是,帕特口中的“云影”,

    是近来大陆年轻武者中相当出名的两个人,两人同为魔狼组的杀手,可彼此之间

    却水火不容,是魔狼杀手的两张王牌。火红色头发的翔影正是“云影”中的“影”,

    只是他本人却相当讨厌这个称呼。

    果然,翔影闻言脸色一变,不用回头他就已经知道,来人必是八强者中的

    “幽冥”,现在的局势是两个八强者将他们前后包围。翔影并不是傻子,在这种

    情况下,他首先想到的就是逃走。

    可是,并不是他想逃走便能逃走的。早已按耐不住酒劲的上官天烨,娇叱一

    声,挥舞着手中柔云剑,径自杀了上来。柔云剑一改往日多守少攻的用法,散发

    着森冷的杀意,随着主人旋风般舞动,便如一条择人而嗜的凶猛毒蛇,透着雷电

    的金色闪芒,迫人心肺。

    这些杀手只是寻常高手,用来杀希林等人尚可,单枪匹马打斗却哪里是剑圣

    的对手。只一个照面,十数人就被打的四散奔逃,还好他们也非完全无用,在被

    击倒几人后立即组合出一个阵势,彻底发挥人多的优势,将上官天烨包围在内,

    展开猛攻,靠着训练出来的无尽杀意和悍不畏死的攻击,一时之间倒也不至溃败。

    可眼看上官天烨狂潮般的攻势一波接连一波涌来,这些倒霉的魔狼杀手也渐

    渐喘不过气来。

    “轰”的一声巨响,魔狼杀手们的阵势被整个轰飞,疾电似的几道闪光,亦

    于此时划破声波而至,凌空飘舞,立刻便倒下一排死者。上官天烨面色通红的挥

    舞着手中的柔云剑,继续追杀着漏之鱼。而看到这一切的裘涅兹,不禁冷汗直

    冒……喝醉酒又会功夫的女人果然可怕,还好找到了替罪羔羊,不然倒霉的岂不

    是自己?一转念,他冷冷的盯视着自己的目标,全身的暗黑冥气暴盛,瞬间将不

    远处的红发男子全身笼罩。

    “两位为何要追杀我们,还请说明。”

    保持着一贯的临敌冷静,翔影并未抢攻,事实上,面对大陆八强者,便算他

    抢攻,也必定占不到任何便宜,还不如藉着谈话,寻找机会遁走。至于那帮手下,

    就由得他们自生自灭去吧。

    知道对方是在明知故问,裘涅兹冷哼一声,也不急于回答。理由?那简直太

    多了。不久前在龙息山谷解开魔龙封印,害自己受重伤,还害的上官天烨用了3

    0% 功力封印魔龙的便是这群家伙。

    这一点,雪露在之后已经悄悄对上官天烨说明了,当时天烨笑着说不在意。

    但是要不是因为当时失去了30% 的功力,自己又怎么会被姬川魅抓住,而

    当时所受的屈辱,现在就是偿还的时候了。……不过说起来,雪露那丫头和这群

    魔狼杀手的关系也非同一般,却不知希林他们知不知道。

    撇开自己和上官天烨的私仇不说,他们还想杀死希林,既然自己之后无法继

    续陪着希林他们旅行,那当然要趁机先下手为强干掉这群杀手,免除后患了。想

    归想,裘涅兹说出口的却是另外一个理由。

    “因为你头发太长了。”(欲加之罪啊!)

    话音刚落,蓦地一个黑影闪来,竟是翔影运使着他的万字夺,扑面攻来。虽

    然微觉惊异,但凭裘涅兹的实力,还不将这等偷袭放在眼里。只见他不避不闪,

    顺手一剑斜劈身前,磅礴剑气如山岳压顶,瞬间将对方招式卸去,沛然剑气更直

    冲对方X口,带得周遭一片劈风之声。

    大蓬血雨飘飞,遮蔽了裘涅兹的视线,发觉自剑上传来的触感完全不对,裘

    涅兹惊觉上当,仔细一看,面前除了一条被斩成两截的臂膀和地上一个黝黑的大

    洞之外,别无他物,那红发的杀手也早已不知去向。

    “厉害!竟然牺牲一臂挡住我的攻击,更趁着适才谈话之时做好土遁的准备,

    我竟然完全没有发觉。”裘涅兹收剑回鞘,喃喃自语道:“有这样的敌人,希林,

    你们之后要小心了啊。”

    血花溅起,那边,最后一个敌人也在天烨的凌厉攻势下陨命当场,获得了理

    所当然胜利的两个强者,却丝毫不觉得高兴。

    良久无语,散去了周身的金色光华,上官天烨的面上,透露着掩饰不住的悲

    怆,一滴清泪,自她美丽的面庞上滑落,滴在碧绿的草尖上,在皎洁的月光下一

    闪一闪的发亮,看起来分外显眼。裘涅兹他固然是在为希林等人担心,上官天烨

    又是为了什么而伤心呢?

    是为了遍布草原,死去的族人?是为了自己的心绪?亦或是为了适才杀死的

    敌人呢?

    也许,只是为了那群无辜惨死的狼吧。

    ——————————————————————————————————

    宇文筱缓缓的醒了过来,甫一睁眼,便赫然看到了一个绝不该出现在这里的

    身影,那是一个锦衣的英俊男子,正独自一人坐在窗边,怔怔地凝视着窗外发呆。

    他在看什么呢?窗外连一点星光都瞧不见啊,黑茫茫的一片。

    见少女转醒,他起身走到公主身旁,凝视着她的双眼,两人目光相触,彼此

    俱在对方的眼底发现了灰暗的意识和刻骨铭心的伤痛。

    良久,少女想要起身站立起来,却发觉全身无力,甫一站起便即坐倒在床上,

    这才忆起自己失血过多,手腕上虽然已经包扎好,但那痛楚却是真实的。只是,

    和自己内心的伤痛比较起来,那也不算什么了。

    “又是你救了我。”宇文筱叹道:“你还要救我多少次?”

    “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

    又是这句话,长久以来,每次他都用这句话来搪塞,就算他真的这么认为好

    了,可会这么认为的,就只有他一个人啊。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故意的?”内心的伤痛被触动,少女一咬银牙,怒道:

    “我就是故意的,反正我就是这样一个坏人,反正……反正从来就没人喜欢过我,

    反正我是害死了那么多人的凶手,……还有……还有慕容炎叔叔,他们都是我害

    死的啊。”

    “他们不是你害死的。”

    “你凭什么说的这么肯定?我就是要破坏你的作战计划,才刻意在那个时候

    出现的!妖女……我知道他们是这样叫我的,这难道不是一个妖女应该做的事情

    吗?”

    没有回答,他默默的自怀中取出一封信函,放在筱荏的掌心里,待得少女看

    清那信函的内容,立时便如被雷击了一下,满脸惊愕的表情,继而无力的低垂下

    头,再也无力抗辩。

    “你知道了。”轻咬着下唇,宇文筱低声道。

    “是啊。”

    看着面前那男子凝重的眼神,宇文筱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软倒在他的

    X口,眼泪像绝堤的潮水一般涌出,渐渐将他的衣襟润湿。叹息一声,他将少女

    拥入怀中,轻吻着她的秀发,用自己的心来温暖着少女那悲怆的心灵。

    包括他在内,整个流云王国只有几个人知道那个秘密。在十三年前的那场流

    云王室大屠杀中,宇文筱的母亲,魔云王国的王妃──宇文婷并没有被杀死,而

    是被姬川家软禁在地牢中,充做一枚可以利用的棋子。

    这些年来,姬川家一直拿宇文筱的母亲来威胁她,逼迫她放弃公主的地位,

    可慕容家的长老们出於政治的考量,却一再要求她尽早继位。处在这种两难的状

    况下,只有十几岁的宇文筱只好刻意戴上一副刁蛮任X的面具,希望慕容家的人

    能放弃她,放她回东流云那边去。这一切,慕容平和上官天烨都是知道的,而且

    他们也清楚的知道,凭姬川家那些人的为人,宇文筱一旦回到东流云绝对是凶多

    吉少,也许会被逼迫着嫁给姬川家的什么人,或者干脆弄一场“意外”而香消玉

    陨。

    因此,慕容平他们是绝不可能放公主回去的,而公主也就变本加厉,变得越

    来越惹人厌。对只有十几岁的她来说,公主的地位、国家的幸福之类的东西G本

    就没有意义,那些只不过是别人强加在她身上的束缚罢了。自小就失去了几乎所

    有的亲人,虽然明知道去了东流云没有好结果,她还是希望能回到亲人的身边,

    哪怕和母亲见一面也好。

    也许这样是很自私,可对於这样一个表面风光,实际上却背负着沈重的包袱,

    没有过过一天开心日子的少女,慕容平实在不能要求她些什么。而且,为了某个

    誓言,慕容平曾答应过,便算是牺牲整个西流云,也要保护宇文筱的安全,他是

    绝对不会忘记这些的。

    那封信,便是战前姬川魅交给宇文筱的信件,上面对她做出了最后通谍,以

    她母亲的安全,要挟宇文筱立即回到东流云这边来。姬川魅确保,只要宇文筱到

    了西流云,她便立即撤兵,结束对西流云的入侵,并且保证她们母女的安全。宇

    文筱无奈之下才来到大军之中,预备找机会回到那边,慕容家对她有大恩,她这

    么做也是希望能藉着自己一生幸福的牺牲,来换取西流云的和平。

    这一切,慕容平都是知道的,因此他一早就吩咐过手下看住公主,不让她有

    机会潜到姬川魅那边去,可他没有料到的是,最后还是被宇文筱找到了机会,而

    且,是一个最坏的机会。

    慕容平知道,造成了这么大的牺牲,他自己的责任才是最大的,因此他将指

    挥权交给了完全与这些恩怨无关的希林,装作昏迷不醒,因为他知道自己已经没

    有继续指挥军队的资格了。

    而现在战胜了姬川魅。他决定好好找宇文筱谈谈,却正好撞见她割腕的那一

    幕。

    “对不起啊,大家,我做错了。”一直重复着这句话,少女早已哭成了泪人

    儿,“没有人会原谅我的,大家都死去了啊,都是因为我。”

    “我原谅你。”

    托起少女的香腮,慕容平吻上少女那诱人的樱唇,将她自责的言语堵在口中,

    用他那大海般的深情,包裹住少女那哭泣的心灵。除了那个誓言外,当初会下撤

    退的命令,还有一个原因吧……这个女孩,是自己唯一、真正所爱着的人。

    也许,自己并不能这么快就给她幸福,可是,至少自己能给她一颗……宽恕

    的心。

《圣域大陆——战缚记》最新章节就到艾克小说网【www.ik777.net】 手机版【m.ik777.net】

网络老虎机论坛,网络pt老虎机,本次培训是认真落实省质安总站《关于进一步加强房屋建筑和市政基础设施工程见证取样和送检工作管理的通知》(皖建质安〔2013〕16号)和我市《关于推进我市应用“IMT”系统加强见证取样检测管理工作的通知》(阜建监〔2015〕44号)文件精神,进一步规范建设工程见证取样和送检工作而开展的。他结合电大改革发展实际,分享了观看学习《将改革进行到底》政论专题片的体会,用翔实的统计数据客观分析了近年来学校的办学效益情况,深刻指出了在成人教育处于前所未有之大变局背景下学校事业面临的生存、经济、系统、信誉、自信等五大危机。资格审查具体时间及地点,请考生于2016年1月上旬到重庆大学研究生院网页查看。  ◆优势专业、全国首位:在1998年和2004年间,与社会机构联合进行的全国高等广告教育状况调查中反应,我院的传媒经济学专业水平一直处于全国首位。

鏃ワ紝涓浗闈掑勾缁忔祹瀛﹁呰鍧涘鏈悊浜嬩細鍜屽鏈鍛樹細鏍规嵁锛備腑鍥介潚骞寸粡娴庡瀹朵紭绉璁烘枃濂栵紓璇勯夊姙娉曪紝璇勯夊嚭骞村害鑾峰璁烘枃锛屽帵澶х粡娴庡绉戞柟棰栨暀鎺堜笌鍚堜綔鑰呰档鎵崥澹彂琛ㄤ簬銆婄粡娴庣爺绌躲?spanlang="EN-US">2011骞寸鏈熺殑銆婂鎵惧埗搴︾殑宸ュ叿鍙橀噺锛氫及璁′骇鏉冧繚鎶ゅ涓浗缁忔祹澧為暱鐨勮础鐚嬭幏寰椾紭绉璁烘枃濂栥?spanlang="EN-US">骞村熀鐫f暀鏁欎細鍒濈骇灏忓鐨勬敞鍐屽鐢熶汉鏁颁綔涓哄埗搴︾殑宸ュ叿鍙橀噺锛屽苟璇︾粏璁鸿堪宸ュ叿鍙橀噺鐨勭浉鍏虫у拰澶栫敓鎬ц鏉′欢銆傞氳繃涓ら樁娈垫渶灏忎簩涔樻硶锛屾湰鏂囧彂鐜板埗搴﹀涓浗缁忔祹鐨勮础鐚樉钁椾负姝c傚湪鎺у埗浜嗗湴鐞嗗洜绱犲拰鏀垮簻鏀跨瓥鏁堝簲绛夊彉閲忎互鍚庯紝鍒跺害瀵圭粡娴庡闀跨殑鏁堝簲浠嶇劧鏈涓烘樉钁椼?spanlang="EN-US">锛変笌缁忔祹瀛﹂櫌鏁欐巿锛屼腑鍥芥暟閲忕粡娴庡浼氬鏈鍛樹細濮斿憳銆傜爺绌堕鍩熶负璁¢噺缁忔祹瀛︾悊璁轰笌搴旂敤銆侀噾铻嶈閲忕粡娴庡銆侀潰鏉挎暟鎹閲忕粡娴庡銆佸伐鍏峰彉閲忕悊璁恒侀潪鍙傛暟浼拌涓庢楠岀瓑銆傝鏂囧彂琛ㄥ湪銆?spanlang="EN-US">EconometricReviews銆spanlang="EN-US">EconometricTheory銆併婄粡娴庣爺绌躲嬨併婁笘鐣岀粡娴庛嬬瓑鍥藉唴澶栨潈濞佸鏈垔鐗╀笂銆?spanlang="EN-US">宀佷互涓嬮潚骞寸粡娴庡鑰呰绔嬶紝浠庤繎鍗佸勾浠ユ潵鍙戣〃鍦ㄥ叕寮鍑虹増鐨勫鏈湡鍒婏紙鍖呮嫭鍥藉鏈熷垔锛変笂鐨勪紬澶氫腑鑻辨枃楂樻按骞宠鏂囦腑锛屼互鍖垮悕鎶曠エ鐨勬柟寮忔渶缁堣瘎閫夊嚭涓ょ瘒浼樼璁烘枃銆?spanlang="EN-US">鍒樻櫒瀹璁告湁娣戯級在考试前,我校奥鹏管理中心、自主合作高校管理中心对相关校外学习中心进行了考前培训,要求学习中心必须严格按照考试规定做好期末考试的组织工作,各类考务人员、监考人员要坚守岗位、熟悉业务流程,确保考试顺利进行。三天也许不长,但是从这些细微的言语里看见从陌生客气到熟悉亲近,这感觉很棒。  报名地点:报考工程领域所在的各学院研究生科。

人力资源管理心理学研究人力资源管理活动中人的心理活动和行为规律,并致力于将心理学的研究成果和理论应用于人力资源管理中。一、我省今年成人高考继续实行网上报名,报名时间为月日-月日,现场确认时间为月日。治疗了一年脸部的疤痕才下去。配合推荐优秀团员入党工作。

网络老虎机论坛,网络pt老虎机

网络老虎机论坛,网络pt老虎机上一章 | 网络老虎机论坛,网络pt老虎机返回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