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老虎机论坛,网络pt老虎机:网络老虎机论坛,网络pt老虎机 >> 玄幻魔法 >> 危险!急〃弯〃(书号:30168

正文 31-36

作者:keeper
    31.

    摆脱了保镖跟随的云韩涛慢幽幽地在大街上闲逛,〃再憋在那个工作狂的办公室里我就要疯了.〃他低声咕哝,〃还有那什麽牢头保镖跟著,简直没有自由.〃迎面经过的几名俏丽法国女郎对他抛眉弄眼,他会意一笑,呵呵,他的魅力仍在呢.忽然,裤子被人拉扯,他低头一看,一个女娃儿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哭皱了脸,手紧紧抓著他的裤子,〃妈咪~~~〃

    云韩涛蹲下,慌忙地擦去她的泪,〃小小女士,你抓著我有事麽?〃〃妈咪~~~〃女娃儿指著马路对面的暗巷,抽噎著说,〃妈咪,里面,小妮等了很久,妈咪没有出来...呜...〃最受不了就是女孩子的哭泣,对方还是个小娃儿,云韩涛抱起她,无奈地说,〃好,叔叔带你过去找你妈咪.〃

    於是抱著她横过马路,走到对面的暗巷里,〃这里只有刚才一个入口,你妈咪可能到别的地方去了吧?〃云韩涛MM暗巷尽头的墙,〃我带你找警察,搞不好你妈咪在原地找你呢.〃他转身,已经有几名高大的黑人挡著出口,他们面目狰狞,诡笑地注视著云韩涛和小女孩.

    紧紧地环抱小女孩,云韩涛说,〃别怕!〃〃要怕的是你吧!〃低柔的声音从他身边响起,他错愕地看著被他抱著的小女孩,她的笑容不再是小孩般的天真,充满计算和得逞.云韩涛发现太迟了,鼻腔吸进大量的哥罗芳迷药,眼前天旋地转,眼前一片黑暗,软软的摊倒在地上.

    小女孩chu鲁地踢踢他,对几名黑人说,〃带他走,告诉那人,捉到人了.〃两名黑人把他抬起,第三个移开了旁边的大垃圾筒,大垃圾筒後居然有一大洞,云韩涛被他们运到洞的另一边,离开......

    一会而,保镖跟踪追踪器来到暗巷,已经人去留空了,他在垃圾筒附近拾到云韩涛身上的追踪器,马上打电话回去,〃龙史先生,不好了,涛少爷不见了.〃

    意大利位於欧洲的南部,包括亚平宁半岛,西西里,撒丁等岛屿.是一个热情的国家,拥有源远流长的人文历史,丰富的文化遗产,更是文艺复兴的发源地.但是要数最震撼人心的,就是意大利的黑手党.

    黑手党的英文〃Mafia〃,早期的〃Mafia〃是由封建土地的转租者及其打手构成的黑帮组织,他们利用手中的武器,残暴的对待农奴,杀人如麻。www.luanhen.com进入十九世纪以後,这个一开始就崇尚暴力的〃Mafia〃很快就蜕变成了一个暴力犯罪集团,敲诈勒索,无恶不作。二十世纪初,意大利黑手党已发展成为一个庞大的黑社会组织,形成了以血缘关系为纽带的黑手党家族。他们不断扩大势力,C足於各行各业。为了达到掠夺、霸占的罪恶目的,大肆进行抢劫、焚烧、械斗、绑架、枪杀等活动,逐渐形成了由几个家族垄断某个或几个行业的黑手党帮派。帮派内部组织严密,等级森严,分工明确,并有著不成文的帮规,使用著独特的暗语和黑话。在此基础之上各帮派还组建了一个更高层的委员会,他们称其为”荣誉社会”,以解决帮派间的矛盾冲突。*(这一段是偶在络上面找到的,不属於偶的创作,所以偶要注明哦,不能侵权套上偶的功劳~)*

    二十年前,刚满二十之龄的普诺文.科夫斯克.捷尔西成为黑手党〃教父〃.这位年轻聪明的教父摆脱过去黑手党的恶习,把大部分事业漂白成为正当企业,还渐渐C控意大利的经济龙脉,暗地里还继续进行很多违法活动.普诺文不象历届教父那样隐匿行踪,反而光明正大地挤身上流社会,与商政打好关系,台底下勾结一些官僚恶商铲除障碍,手段利落残忍.所以黑手党可以说是意大利的利刺也是意大利的利益.政府对它是爱恨交织.

    黑手党的G据地早期在西西里岛内陆,後来慢慢迁移到海岸城市卡塔尼亚.这里是普诺文的王国,这里是神秘的黑手党世界,欢迎你的到来.

    〃人我已经给你带到了,你答应我的事...〃 西蒙.福布斯看著站在床边盯著昏迷的云韩涛的人.〃很好,〃柔媚的女声响起,她的手指温柔地抚摩著云韩涛的脸,琥珀色的眸子看向西蒙,冷漠地说,〃你以为,我会愚蠢地因为你而得罪那两大家族吗?〃〃你是什麽意思!〃西蒙愤怒地盯视前面妖豔的棕发女子.

    〃意思就是...你没有利用价值.〃女子对身边的人示意,〃杀了他,仍他下海喂鱼,讨厌的人就是碍眼.〃几名高大凶恶的男子把西蒙架起.〃你这个贱人,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西蒙死命挣扎,大声地嘶喊,被架离房间.

    女子端地红酒,轻呷,注视著床上的云韩涛,豔丽的脸变得狰狞,〃我不会放过你的.〃手一挥,红酒泼在他的脸上.湿答答的粘稠感刺激著云韩涛,他幽幽地睁看了眼,脑海一片混沌,意识也慢慢集中,眼睛看著陌生的天花,透著阳光灿烂的落地窗,〃这里是哪里?〃〃醒了麽?〃女声在耳边响起,他回头.

    陌生女子?〃你是?〃云韩涛皱眉,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豔丽的棕发女子大胆地坐在他的腿上,眯著琥珀色的媚眼,轻笑,〃涛真是狠心,连我也忘记了,以前还邀请我当舞伴呢.〃凑近地打量她,他的记忆也渐渐清晰,〃你是洁莲...〃後面的话还没有说完,他就被女子狠狠地甩了一巴掌.锐利的指甲在他的脸上刮出三道血痕,〃你以为你配说那个名字吗?云韩涛.〃

    辛辣的痛刺激著他的神经,他看著现在的她,把记忆中的她一起重叠,〃洁莲学姐...〃〃哼!你以为洁莲.莫里斯这个人还可能存在吗?!〃洁莲扯上他的黑发,〃是你!是你毁了我的一切.要不是你勾引帝奇.华德那个该死的人,他就不会因为你那张丑照片而赶绝我父亲,我父亲更不会因为急需要资金周转而把我卖给人口贩子,而我,十二岁就被逼当雏妓,受尽凌辱.〃她愤怒地再甩他一巴掌.

    〃现在,我终於可以报仇了.〃洁莲病态地狂笑,〃我要慢慢地折磨你,先叫人伦暴你,在给你注S毒品,让你上瘾,试试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滋味吧.我在地狱等待这一刻已经很久了.〃云韩涛深深地呼吸,心里诅咒帝奇:该死的帝奇.华德,你作的孽啊!

    〃洁莲学姐,帝奇.华德对你做的事,我代替他诚心向你道歉.〃现在补救还可以吧?〃哼!就算你象狗一样对我摇尾乞怜,我也不会放过你,帝奇.华德越是宝贝的人,我越要把你践踏,折磨.〃洁莲Y险地笑道.

    〃要是你以前早点知难而退,帝奇.华德那个笨蛋就不会找你渣.〃云韩涛呐呐地说,〃也不能全怪绿眼魔鬼,他就是不见得我被人伤害.你没有那歹心,他就不会找你报复嘛.〃不要怪他偏心帝奇,那时候最凄惨的可是他云韩涛呢.

    〃你这个贱人倒维很护帝奇.华德,〃洁莲的眼里闪著骇人的冷意,〃你猜,如果你被其他男人上後,他还会这麽宝贝你吗?〃她对身边的两名男子示意,〃强暴他!〃两名男子狞笑著接近.

    迷药刚过的云韩涛力气还没有十足恢复,对付两个比自己高大的人有点困难.〃呵呵,别在挣扎了,你逃不掉的.〃洁莲满意地欣赏著他的懦弱恐惧.两名男子把他压在床上,撕扯他的衣裤.唉...绿眼魔鬼,我恐怕要壮烈牺牲了.云韩涛不断抗挣,但是力量悬殊,他有点绝望地想.

    〃怎麽有这麽热闹的party也不邀请我?〃房门被人推开了,一群身穿黑色西装的高大男子走进来,说话的是最後进来,身穿休闲服的黑发蓝眸魁梧的男子,英俊硬朗的深邃五官,深深的酒窝子,显示他是一个爱笑之人,J亮的蓝眸总是那麽温柔,却隐藏著狠厉无情的杀机.初看之下便把他归类为无害之人,但是他的名字偏偏就是:普诺文.科夫斯克.捷尔西

    〃捷尔西先生.〃洁莲的声音有点颤抖,刚才嚣张凶狠的气焰消散,说话的语气既敬畏又恐惧.〃洁薇儿,怎麽有这样可爱的party也不通知我?〃普诺文温柔地抚摩她滑嫩的脸,声音很轻.〃捷尔西先生,这只是..洁薇儿的一点小事...怎麽可以劳烦您...〃洁莲,现在的洁薇儿,打从心底寒冷起来,因为她猜不到他现在的心思.

    〃我美丽的洁薇儿,别再猜度我的心思了.〃普诺文搂著她,来到床前,盯著床上半裸的云韩涛,〃你的男人很不错.〃〃不,不,〃洁薇儿慌张地惊呼,解释,〃捷尔西先生请相信我对你的忠诚,他不是我的男人,他是我的仇人!〃〃仇人?〃普诺文被挑起兴趣,脸颊的酒窝漾得深深的,笑眯了眼.

    洁薇儿把过去的事大概地说了一次,把自己塑造成事件最无辜最悲惨的主角.〃捷尔西先生,你要为我作主!〃她含泪靠在普诺文的怀里,冷眼邪笑地瞪著云韩涛.云韩涛翻白眼,心叹,为什麽以前会喜欢这种女人!?

    普诺文兴味地注视他的翻白眼动作,轻柔地擦去洁薇儿脸上的泪,〃我可怜的洁薇儿.〃擦拭泪水的手突然用力地掐著她的两颊,洁薇儿吃痛尖叫.〃我给予你十分的可怜和同情,但是...〃蓝眸锐利地瞪视她,〃作为我的情妇,除了满足我外,其余的,你只需要当一只乖巧的宠物,享受你要的荣华富贵,而不是滥用得宠的权力,任意地调动我的人,在我背後搞你自以为是的小动作.〃大手一挥,把她摔到一边,撞到桌子上,她的额头撞出一道血口.

    〃不...捷尔西先生,原谅我,我是无心的,仇恨一时冲昏我的头脑,求你原谅我.〃洁薇儿卑微地爬回他的脚边,大力地叩头.〃幼稚的女人!〃普诺文冷笑,一脚踹开她,洁薇儿吐出一口鲜血,再爬回来继续叩头,哭著哀求,〃捷尔西先生,原谅我.〃

    云韩涛也忍不住为她求情,〃你就原谅她吧,哭得多凄惨.〃〃闭嘴,你这个贱人!我不需要你假惺惺的可怜!〃洁薇儿怨怒地骂他.普诺文打量他,微笑著说,〃你真有趣!〃你还BT呢,那个女人都叩头叩得头破血流,你都没知觉,反而说我有趣.云韩涛纳闷地想著.

    普诺文坐到他身边,抚摩他血痕的脸,被他躲开了,〃先生,知道什麽是非礼勿碰吗?〃云韩涛望著他说.普诺文浏览著他赤裸的上身,注视著他身上隐约的吻痕,笑著说,〃不是有人碰了吗?〃手指M著他R头附近的一小块青色吻痕.〃那麽就是说,已经有人标有所有物标记,所以才叫你非礼勿碰.〃云韩涛拍开他的手.

    〃是吗?〃普诺文捏著他的R头,他敏捷地反手把普诺文的手锁扣著,压在床上,〃已经警告你别碰我!〃同时,〃刷〃的一声,所有的人拔出手枪对著他,他冷汗直冒,松开普诺文,举手投降状,吞咽著口水,小心翼翼地说,〃Hey~man,easy!〃普诺文坐起来,示意其他人把枪收回,揉著他的头发,还是笑意洋溢地说,〃你真的很有趣.〃〃你也真的很BT!〃云韩涛极小声地喃喃自语.

    一旁的洁薇儿还在叩头求饶,普诺文挑眉,对其中一人说,〃影,拖她下去,挑断她的手脚G,扔到红番区接客.〃那人恭敬地敬礼,把伤痕累累的洁薇儿拖著走.〃不要...放过我,捷尔西先生.〃她怨恨地瞪著云韩涛,〃云韩涛你这个专勾引男人的贱人,我死後化作厉鬼,不会放过你的,你不得好死,......〃咒骂的声音被隔在门外.

    〃有必要做到这麽绝情吗?她好歹也是你的情妇.〃云韩涛说.普诺文蓝色的眸子闪著愉悦的笑,说道,〃黑手党办事从来就没有仁慈可说的,有趣的小家夥.〃

    〃什麽!黑手党!!〃云韩涛瞪大眼,呆滞地说,〃我岂不是在意大利!!〃〃没错,有趣的小家夥,现在轮到你了,告诉我不杀你的理由吧!〃普诺文摩纱著他的脸,露出洁白的牙齿,笑得十分灿烂......

    32.

    〃什麽!黑手党!!〃云韩涛瞪大眼,呆滞地说,〃我岂不是在意大利!!〃〃没错,有趣的小家夥,现在轮到你了,告诉我不杀你的理由吧!〃普诺文摩挲著他的脸,露出洁白的牙齿,笑得十分灿烂.

    〃为什麽要杀我?我们无怨无仇.〃云韩涛睨著普诺文.〃从来没有外人可以活著走出这里的.〃普诺文把衣服递给他,他穿上後跳下床,走到落地窗旁边,眺望外面的景物,想了一会儿,耸肩说,〃那我不走出这里就不用死咯.〃〃呵呵,如果我拿你要挟帝奇.华德呢?你可是最有效的筹码哦.〃普诺文的视线没有离开他.

    〃嗯,你的建议不错.〃云韩涛MM下巴,有点刮手了,胡渣子出来了,他甚至还为普诺文献计,〃最好要那个笨蛋把所有的财产让渡给你,哈哈,他就成了失业的穷光蛋了.〃

    普诺文走到他身边,一手撑在窗上,微弯腰与他平视,眯著眼,笑盈盈地问,〃这样对你有好处麽?〃〃当然有!〃云韩涛奸诈地笑道,〃他失业,我就拉他进云集团,把我的工作扔给他,尽情地压榨奴役他,自己就有充足的时间到处玩.为什麽我不早早想到这个呢?不然我早就逍遥何方了.〃

    〃呵呵,你真有趣,杀了你太可惜了.留在我身边吧,反正我这阵子挺无聊的.〃普诺文想要拉他的手,他灵巧地躲开了.〃咱们非亲非故,还是有点距离好.〃谁知道他会不会象帝奇.华德那个笨蛋一样是个喜欢男人的大BT,他接著说,〃留在你身边也没什麽搞头的,不如你放我回去.〃

    〃想走麽?待我对你失去兴趣後,我会送你离开的.〃普诺文揉乱他的发.〃大叔,你说的送我离开,该不会是...〃云韩涛的手在颈部做了一个横切的手势,吐出舌头.〃我说过不会杀你的,还有,别叫我大叔,我们年纪差不多,叫我普诺文或者普.〃普诺文掐捏他的脸,宠溺地说.

    〃随便啦.〃云韩涛甩开他的手,问,〃我可以打电话回去报平安吗?〃绿眼色狼一定急疯了,分别了一阵子,有点儿挂念他呢.〃有时间的话,我会代你打电话告诉他的.〃普诺文没有直接答应他.〃随便啦.〃他也没有什麽要紧的,越是表现得紧张,越容易被这狡猾的大叔控制一切,也就越对自己不利.

    普诺文拉他的手,他再一次躲开,普诺文执意,手劲加了几分,握紧他的手.〃喂,大叔,非礼勿碰!〃〃普诺文或者普,你可以选择.〃普诺文纠正他的称谓,〃你在这里就是我的所有物,我喜欢碰哪里就哪里.〃

    哼,比帝奇那个笨蛋还要猪头!云韩涛皱眉嘟嘴十分不满.普诺文欣赏著他幼稚的表情,〃你在心里偷骂我吗?〃〃岂敢!小人的命还在你手上哩.〃〃呵呵,有趣的小家夥真可爱.〃〃堂堂男子汉,不要用可爱形容我.还有,请称呼我云韩涛先生.〃〃好吧,涛.〃普诺文亲昵地说,〃走,今天有一批枪械交易,我带你去观看.〃

    枪械交易!!不就是犯法的事!!!要是被警察抓到了,他不就很无辜?但是他也很好奇哦...去还是不去呢?云韩涛苦恼地想著,被普诺文牵著走.走到半路,他神情一黯,脸色有点发白,手捂著腹部,冷汗直流.普诺文敏锐地察觉,回头搀扶他,问,〃你怎麽了?〃

    〃我...〃云韩涛难为情地红著脸,说,〃我饿了,胃犯疼.〃〃呃...呵呵,早点告诉我才对.〃普诺文扶著他,说〃吃东西去.〃

    帝奇愤怒著急地在办公室来回度步,〃该死的,已经过了一天,怎麽还没有消息!〃龙史安抚他,〃别慌张,人不能凭空消失的.我已经派人去找了.〃说完,有人敲门,撒克带著一个大包裹进来.〃总裁,你的包裹.〃〃别烦我,你处理.〃他最紧张的是涛的安全.〃总裁...包裹是从意大利的西西里岛寄出的...〃撒克看著包裹的地址,说.

    西西里!!帝奇联想起莉亚曾经说过的话.黑手党!!他慌忙地拆开包裹,里面的竟是...〃西蒙.福布斯!〃看著血淋淋腥臭的人头,西蒙的面容狰狞,可想而知,死前受到极大的折磨.同时电话响起.帝奇抓起接听.对方说,〃帝奇.华德?〃〃你是谁?〃〃普诺文.科夫斯克.捷尔西.〃

    普诺文.科夫斯克.捷尔西!!黑手党的头目!!〃收到我的礼物麽?〃〃涛在你那里!?〃〃别担心,你的人还好好的.涛真的很有趣,我就留他在我身边,相信你不介意的,呵呵.〃〃你敢!放了他,要是他有任何损伤,就算我拼了我的命,我不会放过你的.〃帝奇脸色Y沈,绿眸迸出汹汹的怒火,几乎把手上的电话拧碎.

    〃我不会伤害他的,留他在身边而已,假以时日我会送他回来的,〃普诺文的语气随和,把〃假以时日〃这四字说得很轻柔.〃你休想!〃〃呵呵,我也不保证这天会不会来,毕竟他真的很有趣.别试图派人营救,我虽说不伤害他,但难保错手把他当入侵者一起杀了.〃普诺文切断通话.〃该死的!〃帝奇把电话摔到地上.

    〃涛在黑手党那里?〃龙史看向暴怒的帝奇.帝奇对撒克说,〃帮我预订今天飞抵意大利的机票.〃〃你想干什麽!?〃龙史问.〃我要亲自去救涛.〃帝奇说.〃帝奇,别冲动,〃龙史阻止他,劝道,〃普诺文.科夫斯克.捷尔西行事变幻莫测,又是黑道中人,我怕你还没有见到涛少爷之前已经遇害.〃

    〃我该怎麽办?不能坐以待毙!〃说著,一名男子慌张地走进来,〃总裁,不得了,我们公司对外发售给散户的股票暗中地被同一集团大量收购.〃〃是谁?〃帝奇没有来人的恐慌,只是冷静地问.〃是...是意大利的墨珞菲勒集团.〃〃墨珞菲勒...该死的普诺文.科夫斯克.捷尔西!以为这样就可以困著我吗!?〃帝奇咬唇,怒气已经达到失控的边缘,指甲深深地陷进手掌里.

    〃总裁,我们澳洲的分公司受到恐怖袭击,主事者受伤严重,公司处於混乱的状态.〃秘书匆忙地跑来,紧张地报告.〃哈哈......〃盛怒的帝奇居然狂笑起来,(该不会是疯了吧?)〃好一个普诺文.科夫斯克.捷尔西,我不会输给你的.撒克,改订飞抵澳洲的机票.这里就交给你和黑尔,收购股票的事大胆放手给黑尔玩.〃绿眸闪烁著冷冽的光芒,〃你要玩,我就奉陪到底.〃

    涛,一切要小心!等我.

    〃哈秋~〃睡得香甜的云韩涛扫扫寒毛竖立的手臂,闭著眼,迷糊地M索身边的被单,拉过来盖上,继续作著春秋大梦.幽暗的房间里出现一高大人影,那人无声无息地走到床边,坐下床里,蓝眸凝视著睡得一塌糊涂的人.〃睡得真安稳,完全没有人质的自觉.呵呵.〃手指滑过云韩涛柔软的唇.

    〃唔...该死的帝奇.华德搞...不定你的儿子...别想上我的床...〃云韩涛推开被子侧身改为趴睡的姿势,再把被子当抱枕搬压在身下.〃...该死的帝奇.华德...好挂念你哦...〃他的脸向著普诺文,迷糊地说著梦话.

    〃看来你真的很爱你的男人.〃普诺文轻柔地扫抚著他的背,沿著脊骨,由上直下,最後按在他的臀上.云韩涛无意识地扭动,翘高臀,发出猫咪般的呼噜.普诺文的脸色变得深沈,手掌挤到他的臀缝里,轻轻地揉扭菊X.云韩涛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他的臀翘得更高,〃帝...我要...〃声音更娇媚酥软.

    普诺文感觉到X口越发湿热,甚至还隔著裤子把他的中指含吞著.〃原来你的这一面更吸引,更有趣.〃普诺文凝视著他,手指捅得更深入,云韩涛扭腰,不久泄出JY,淡淡的麝香由他的下体传出,呼吸也放缓,发泄了躁闷的他睡得更沈.普诺文贴近他的脸,伸出舌头轻舔他的唇,〃留你在身边真是不错的决定.〃

    第二天

    〃该死的!〃云韩涛换下湿粘粘的内裤,不停咒骂,〃云韩涛你是猪头啊,没有了那个色狼在身边就欲求不满!〃他十分烦闷,呆在那个BT大叔身边,整个人都寒飕飕地.〃帝奇.华德你这个蠢蛋,什麽时候才来救我.〃很怀念每晚被他抱著睡觉的暖融融感觉哦.

    〃涛,早安.〃普诺文进到他的房间,亲昵地搂著他,云韩涛对他的霸道已经麻木了,也懒得理会.〃有话快点说,有屁别在这里放,会臭的.〃尽管他是黑手党大哥大,但是自己毫不畏惧,反而看他不顺眼就送他恶言恶语,唉~现在才发现原来自己也很恶劣的.

    普诺文没有生气,捏著他的鼻子,喜眉笑眼,说,〃很J神呢.我们一起用早膳,然後带你观看一场J彩的游戏.〃〃J彩游戏?〃云韩涛的兴趣被挑起,亮泽的黑眸闪著好奇.普诺文摩挲他的脸,打趣地说,〃别这样看著我,我会忍不住把你吃进肚子里.〃

    〃GOD!你喜欢男人?!〃云韩涛吓得後退,双手防卫X地环著X口,神情象一只防备陌生人的小狗.〃哈哈~〃普诺文拉他回到自己的怀里,说,〃我也不知道我自己是喜欢男人的,既然对象是你,我就试一试吧,宝贝,你要我XX你,还是我OO你?〃他的大手猥亵地抚摩云韩涛的分身.

    〃BT!!〃云韩涛慌乱大喊,用力挣开他,往外逃,刚踏出房门,就被两个高壮的黑衣人架著,不能动弹.〃哈哈...涛,你实在可爱极了.〃普诺文放声大笑,云韩涛这才发现自己被他捉弄了,羞恼地鼓腮,瞪他.〃别再瞪了,会变斗**眼的.〃普诺文搂著他走出房间,说,〃从来没有人敢这样瞪我的.〃〃哼,当然有,只是你不知道罢了.〃云韩涛反驳他.〃呵呵,也许吧,只不过瞪我的人都被我挖出眼珠了.〃

    云韩涛打了个冷冷的激灵,普诺文拍拍他的肩膀,保证,〃我不会挖你的眼睛的,毕竟它们镶在你身上才耀眼夺目.〃〃小人!〃他小声咕哝.

    稍後,普诺文带他乘坐私人飞机飞抵威尼斯,来到一所高级的餐厅里.〃这里的布局不错.〃云韩涛环顾四周,打算回去T市後也投资一所这样具有民族特色的高级餐厅.这时,侍者送上食物,云韩涛打量J致的食物,小口地品尝,赞叹,〃食物很有水准,我要挖角这里的大厨.〃普诺文注视他自然不作造的举止,笑了,说,〃要挖角就得问我这个老板允许不咯.〃〃这是你的餐厅?〃

    〃不可以麽?〃普诺文用餐巾拭去嘴角的油滞,〃别以为黑手党只在黑暗中活动,我的王国不乏吃,喝,玩,乐的玩意哦,这里是其中之一,不少名流商政都喜欢前来.看,那边就是市议员狄文.森的一家四口.〃普诺文看向前方,云韩涛也跟著看过去,那对夫妇正为他们的小儿子们布餐,坐在婴儿凳里的小男孩自顾自地玩著玩具,身旁的哥哥则著迷地看著漫画.

    〃你不是说要带我去观看J彩游戏吗?快吃,别浪费时间.〃云韩涛催促他,大口大口地咀嚼食物.〃呵呵,涛,我们已经在游戏中了,J彩的很快就会上场.〃普诺文的目光依然看著那一家四口,笑得很灿烂.云韩涛却觉得寒冷Y深,胃急剧地收缩,心也莫名恐惧著,跳的速度加快,右眉急促跳动...不祥的预兆...他暗暗地想.

    33.

    〃砰〃的一声,云韩涛的意识拉回现实,他从声源的方向看去,刚才的一家四口中的男人倒伏在桌子上,眉心一点红,血Y从那里流出,那男人的神情依然是那样的慈祥,脸上还带著和煦的笑容,下一刻却死在子弹下.四周的人们惊恐尖叫,四处逃逸,死了丈夫的妻子一手抱著小儿子一手拉著大儿子慌乱逃亡,〃砰〃子弹越过妻子的心脏,她倒下了,把儿子们护在身下.

    周围一团混乱,只有普诺文和他的人静静地观看这一切,〃救人!〃看著那女人身下的两名小男孩,云韩涛起来打算救人.普诺文抓牢他的手,不让他离开.〃别去,游戏还没有完结.乖乖地坐下.〃声音如此的柔和安逸.云韩涛恐惧地张大眼,瞋视悠然喝著红酒的普诺文,颤抖著声音说道,〃游...戏...你...你说的游戏...〃〃狩猎游戏.〃

    眼睁睁地看著大男孩跟著母亲一起断气,云韩涛爆怒,对他大骂,〃MD!那是人命!你居然把他们当作游戏!〃〃要怪就怪狄文.森阻碍了太多人的财路,只要那些人出得起钱,人命一条值多少呢.这就是规则.〃〃放谬!〃云韩涛奋力地抓开被钳制的手,骂道,〃你凭什麽夺去无辜者的生命.〃〃呵呵,涛,你太天真了,凭什麽?凭的就是这个世界的弱R强食!〃普诺文注视他,轻笑.

    〃你......〃云韩涛的瞳孔剧烈地收缩,视线停留在那无辜的小孩子身上,最小的男孩也被子弹贯穿心脏,纯洁的大眼愣愣地看著云韩涛他们,仿佛在说,我有错吗?5B3D9ACB伫叶在授权转载惘然【ann77.xilubbs.】

    普诺文放开云韩涛的手,语带失望地说,〃这麽快就结束,没玩头.〃他吩咐下属,〃处理好这里.〃云韩涛的难以置信他的话,大口大口地喘息著,只觉得眼前一黑,昏死过去.普诺文及时搀扶著他倒下的身体,摇头哂笑,〃胆小的家夥.〃横抱起他从後面离开.

    〃为什麽要杀我!〃血淋淋的女人愤怒地张眼瞪著他,他逃跑,大喊,〃不是我杀你.〃小男孩突然在前方堵塞他的去路,指著自己空荡荡血R模糊的X口,稚气地问,〃大哥哥,为什麽要杀我?〃

    〃不~~~~~~〃云韩涛惊恐地诧醒,冷汗泠泠,喘吁吁的.〃涛作噩梦了?〃普诺文坐到他的身边,轻柔地拭去他的冷汗.〃你...〃瞳孔再度放大,云韩涛脸色发白,揪著胃,恶心的感觉充斥胃袋直逼上喉咙,他撞开普诺文,跳下床,跑到盥洗室里,对著抽水马桶大吐,〃呕~~~~~~~~〃把胃里的东西全翻吐出来.

    酸涩的味道充满了口腔,他虚弱地站起来,在洗手盆里涮口,吐去酸气,疲惫地靠在墙边.普诺文走到他身後,拉他靠在自己身上,摩挲著他苍白的脸,有点心疼,说,〃可怜的涛,被吓坏了.〃〃别碰我,大BT!〃他的声音因呕吐後沙哑chu糙.普诺文抱起他回到床上,脱下自己的鞋,躺到床里抱著他.

    〃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要干什麽!!!〃云韩涛在他怀里挣扎,〃别担心,我现在不会对做什麽的,乖,闭上眼,好好地睡一觉.〃普诺文扫著他的背,哄道.J神已经耗损严重的云韩涛没有太多的力气和他争斗,软软地蜷缩在他的怀里,缓缓地合上眼睛.凝视著他干结的唇,普诺文轻吟,〃你是我的.〃〃帝......〃云韩涛梦见挂念的人,绽放出魅媚的笑容.〃你的生命只能有我.〃蓝眸Y鸷地闪著冷冽的光芒.

    几天後,云韩涛不再常常呕吐了,J神也恢复,就是对普诺文冷冷淡淡,懒理不理的.普诺文这几天也似乎挺忙碌,他懒洋洋地坐在办公室的总裁位子上,看著下属的报告,〃我该说你们是饭桶呢还是该称赞对方太厉害?〃语气没有一丝责备,却已经另所有的主管冷汗直冒了.〃总裁,属下无能,导致重要的机密资料被人入侵盗窃.〃电脑部门的主管深深地鞠躬.

    〃知道对方的底子吗?〃普诺文问.〃......〃电脑部门的主管沈默了一会儿,喏喏地说,〃世界儿童癌病基金会.并且我们有几张五百万美金的支票全数拨到它的基金下.〃〃呵呵,〃普诺文笑眯眼,说,〃不错的家夥.〃此时,他的电脑闪著接收邮件的信息,他按下鼠标,出现的标题是:回礼.

    打开一看:尊敬的叔叔们,谢谢你们的慷慨解囊,这里是我送给你们的回礼,一个坚固的防火墙,还有,送还墨珞菲勒集团百分之三十的散股.祝愿你们身体安康.PS:当你打开这个邮件的时候,你们帐号就自动划出一千万送到世界预防疾病研究中心.

    〃真有趣!〃普诺文打开附件,浏览了一遍,冷眼扫视其他部门的主管.〃居然被人筹集到集团的百分之三十的股票都不知道,人家还善心地送回来嘲笑你们呢.呵呵!〃所有人惭愧地低头.〃给我找出这个家夥.他已经挑起我的兴趣了,这样的人才不留在身边,成了敌人,绝对是後患.〃

    〃主人,金三角的毒枭拾猜今晚会到’天堂’约见你.〃贴身侍卫影恭敬地提醒.〃’天堂’吗?〃普诺文支著头,看著手中的文件,〃带涛过来.〃〃是.〃影退下.〃你们也出去做事吧.〃他对其他主管说.

    天堂,是墨珞菲勒集团名下的一所高级会员制俱乐部,客源主要是上流社会的有钱人,分为不同的部分,高级的餐厅,设备齐全的运动室,女士最爱的美容所,刺激的赌场,激情的舞厅,等等.

    云韩涛跟著普诺文不太情愿地走进灯光闪烁的大舞厅,一名豔丽的金发女子迎接他们.〃捷尔西先生,我们很久没见了.〃普诺文亲昵地搂著女子,亲吻她的红唇,〃安妮,你总是那麽迷人美丽.〃安妮更大胆地用身体摩擦著普诺文,娇媚地说,〃被你称赞是我的荣幸.〃云韩涛没有理会他们旁若无人的亲昵举动,只是好奇地打量四周,目光被前面的表演吸引.舞厅的大舞台上正热烈地上演一对白人男子在赤裸裸地欢爱,接著四名chu犷的黑人分别抓起这两名白人男子,进行chu暴的X爱,白人男子既痛苦又欢愉地大声呻吟,台下的观众红红火火地起哄著.云韩涛也看得面红耳赤.

    普诺文环过他的腰,在他的耳边低喃,〃喜欢吗?我也可以这样对你哦.〃〃闭嘴.〃云韩涛羞赧地瞪他.安妮斥责,〃放肆,你怎麽可以这样对捷尔西先生说话.〃〃安妮,你退下,我的人轮不到你管.〃蓝眸瞄了她一眼,她带著几分惊恐,恐瑟缩身体行礼离开.

    〃走吧,我的客人还在楼上等著呢.〃普诺文与他并排上楼,来到一间VIP房里.房里已经坐著一名身材瘦小,样子狰狞丑陋的男子,他身後站著两名魁梧手下.一见他们进来,瘦小男子笑道,〃捷尔西先生,很荣幸见到你.〃他的笑容更显面目的凶狠.

    〃拾猜先生客气了.〃普诺文让云韩涛坐在身边,搂著他.瘦小男子,拾猜,更暧昧地瞪著他们,云韩涛心里毛毛的,被他看得浑身不舒服.〃呵呵,捷尔西先生的品味不错.〃拾猜色眯眯地盯著云韩涛的下胯,云韩涛扫抚**皮疙瘩的双臂,狠狠地瞋视普诺文,普诺文呵呵直笑.

    〃拾猜,我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你有什麽要求?〃〃爽快!〃拾猜豪迈地拍腿,说,〃我用一千公斤海洛英和你交换武器.〃

    海洛英!!!云韩涛张大眼睛,心里咒骂,这个该死的男人,不但杀人还贩毒!!普诺文注视他正义感十足的神情,轻笑,摩挲著他麦色的脸,说,〃一千公斤海洛英不太值钱.〃〃捷尔西先生,我是很有诚意和你合作,我保证绝对是上品的海洛英.〃拾猜谄媚地说道.

    这时,影走进房间,对普诺文低声说,〃主人,有条子.〃〃有条子!!〃拾猜敏锐地听见,眯起了狭小的眼睛,他可是国际通缉犯哦.〃呵呵,冷静点,拾猜,条子应该不是针对你的.影,带拾猜先生从秘道离开.〃普诺文看著拾猜,说道,〃真扫兴,我们下次再约吧.〃拾猜带著手下慌忙地跟著影逃离.

    不久,房门被人踹开,进来的人大喊,〃警察!别动!〃为首的是一位高大干练的女警,她的枪对准他们,云韩涛反S地举手作投降状.女警收回枪,拿出一张纸,说著意大利语,〃请你们跟我回警局合作调查一宗谋杀案.〃云韩涛大略明白她说的话,回头哀怨地瞪眼普诺文,小声怒斥,〃被你害死了.〃

    〃涛,别怕,律师很快就到.〃普诺文一派镇定地安抚他.〃哼!〃

    〃啪!〃厚厚的文件扔到桌子上,发出大大的声响,〃说!普诺文.科夫斯克.捷尔西最近搞什麽买卖!还有,市议员狄文.森究竟是被什麽人买凶谋杀的?〃女探员莫华莲诺娃杀气腾腾地瞪著云韩涛.〃热血女警小姐,我已经说了很多次了,我真的什麽都不知道啊!〃云韩涛百辞莫辩,C著拗口的意大利语说.〃别撒谎了!〃莫华莲诺娃chu鲁地扯著他的衣领,轻蔑地说,〃你是普诺文.科夫斯克.捷尔西的男宠,没理由不知道他的事.〃莫华莲诺娃扔开他,他的手腕撞到了桌子的角,顿时出现鲜明的淤血.

    杀千刀的普诺文.科夫斯克.捷尔西!云韩涛不忿地咒骂.〃热血女警小姐,我不是他的男宠,事实上我只是被他胁持的人质.〃云韩涛解释.〃这是什麽!〃莫华莲诺娃把一叠照片丢在他面前,这些全是他和普诺文的照片,显然他是被偷拍的.〃人质会受到普诺文.科夫斯克.捷尔西这样细心的照顾吗?〃她睨著他.

    〃信不信由你.〃云韩涛已经无力解释什麽了.莫华莲诺娃继续轰炸他,尖锐刻薄地说,〃你只是一时得宠,当他对你失去兴趣时,你的下场会很惨,不如现在就和我们合作,把普诺文.科夫斯克.捷尔西绳之於法.〃云韩涛翻白眼,脱口而出,〃要是你们捉到他的痛脚,他早就呆在牢房里了,用得著利诱他身边的人和你们合作吗?〃真蠢.

    莫华莲诺娃狠狠地按压他刚才撞淤的手腕,他痛得皱眉,说,〃热血女警小姐,你用私刑是犯法的.〃〃对待嫌疑犯人,是合法的.〃〃我不是嫌疑犯人!〃他很郁闷,很委屈.唔......绿眼坏蛋,我被欺负了.

    在他最沮丧的时候,有人敲门,一名警员带同律师进来.〃我是普诺文.科夫斯克.捷尔西先生和云韩涛先生的代表律师.已经办理好手续,我的当时人可以离开.〃律师公式化地说.莫华莲诺娃收起文件悻悻然地离开,临出门口前瞄了云韩涛一眼,〃卑贱的男宠.〃〃这位警员,请小心你的说话,我的当时人可以告你诽谤.〃律师皱眉.

    〃算了,随便她吧.〃绅士不与恶女斗.云韩涛起来,跟随律师离开.普诺文已经在门外等待,他怜惜地看著云韩涛疲惫的神情,心疼地说,〃没事了.〃〃哼!〃云韩涛重重地哼气,没搭理他,直走直过.普诺文难得皱眉,他抓起云韩涛的手,〃涛!〃声音带著几分不悦.

    〃痛!〃云韩涛拧起眉头,看著被抓的手.普诺文察觉他的手腕有一片紫青色的淤血,爱笑的脸Y沈起来,蓝眸漾著酷虐的光芒.〃谁干的?〃普诺文沈声问.〃算我自己倒霉.〃云韩涛揉揉发疼的手,没有注意普诺文骇人的脸色.

    〃走,带你去看医生.〃普诺文牵著他没有受伤的手.〃小伤而已.〃云韩涛不在乎,只是问〃普诺文大叔,你什麽时候放我离开?〃好讨厌天天过著提心吊胆的生活.

    普诺文回头,冲著他温柔地笑,语气很轻,〃不会有那一天.〃云韩涛的脸部神经抽搐,作孽啊~~~~

    傍晚,一个包裹邮寄到威尼斯警局,〃谁的包裹?〃一名警员把它打开,〃哄〃的一声巨响,包裹发生大爆炸,摧毁了一半的威尼斯警局,里面的人受伤惨重.......消防车和新闻媒体迅速赶到.......

    34.

    从警局回来,云韩涛一句话都没有说,默默地吃完自己的晚餐後,幽幽地走回房间,躺在床里发呆.〃帝奇.华德,你在哪里啊?〃分离後才知道思念的威力是如此惊人的.有人曾经说过,醉过方知酒浓,爱过才知情重,那麽思念呢?〃唉~~~〃他叹气.

    〃涛为何叹气?〃普诺文不知何时进来,坐到他的身边.〃你进来干嘛?〃现在最不想的就是见到他.〃涛很讨厌我吗?〃〃我只是想离开,普诺文大叔,咱们也没有什麽恩怨情仇,你就好心放我走啦.〃省得每天被他带著到处招摇,被他的仇人错认,在自己身上开几个血洞.

    〃呵呵,涛真健忘,我说过,不会放你走的.〃普诺文揉著他的黑发,说.〃我在你身边没有意义,你又何苦呢?要麽就杀我,要麽就放我.〃云韩涛豁出去了,对著他大吼.〃有意义.〃普诺文敏捷地压著他,〃我要你成为我的人.〃手指摩挲他的脸.

    云韩涛寒毛疙瘩,奋力推离身上的普诺文,恐惧地大喊,〃你...你走开,别碰我.〃〃涛,你会喜欢的.〃普诺文强行把手探到他的衣服里,触M他的小腹,再移上他的X膛,M到了敏感的R头.〃混蛋!走开

    网络老虎机论坛,网络pt老虎机学长哥哥蹂躏你(高H,NP,简)sodu

    .〃云韩涛挣扎,但是力量不够强大,动不了普诺文丝毫,他悲哀地呜咽,〃帝奇.....〃

    普诺文停止一切动作,凝视他黑色的眸子,〃帝奇.华德会消失在你的生命中,忘记他吧.〃云韩涛仿佛掉进冰窖里,心寒,颤抖地问,〃你要杀他?〃〃涛...我可以不杀他,〃普诺文舔吻著他冰凉的唇,笑道,〃〃把你给我,我不杀他,我要你的人,也要你的心!〃普诺文的手狠捏在他心脏外的R头上.

    〃你保证不杀他?〃云韩涛平静地问.〃我保证.〃普诺文给他一个深吻.〃我把身体给你吧.〃他不再反抗,闭上眼.〃你的心呢?〃普诺文看著他苍白哀戚的神色,寒著脸问.〃它,已经不知道遗失在哪里了.你想要的,就去找吧.〃心早早遗落在那双温柔的绿眸里.〃涛,我一定会找到它的.〃普诺文沈下脸,撕开他的衣服.

    衣服撕裂的声音告诉云韩涛,他已经没有路可退了,他绝望的把自己封闭在最Y暗的世界里,默默地念著:就当作被狗咬,熬过就没事了.普诺文生气了,知道他是为保帝奇.华德的X命才愿意把身体交给自己,〃涛,我会让你明白,我比他更适合你.〃

    唇温柔地沿著云韩涛的唇下到他的脖子,他的肩胛,他的X膛,普诺文睨著他毫无反应的脸,把心一横,牙齿chu暴地咬上他的R头,R头破皮,渗出血丝,云韩涛拧眉却不是因为被咬疼,而是胃部开始不断地翻搞,恶心的感觉越来越严重,他痛苦地压抑著.

    普诺文扯下他的裤子,大手M上云韩涛疲软的分身,上下地搓揉著,但是分身始终没有反映,垂头丧气地躲在他黑色的森林里.普诺文瞪著他的分身,抓起,口含下它.〃唔...〃不是云韩涛的呻吟声,只是他压制更恶心厌恶所发出的声音.普诺文吐出软巴巴地分身,拉起云韩涛,面对著自己,命令道,〃吻我!〃

    云韩涛空洞地看著他,痛苦地扭曲了脸,唇慢慢地凑到普诺文的嘴边,胃的搞捣更激烈了,在唇碰上普诺文的前一刻,他忍受不了,大力推开普诺文,靠在床边呕吐起来,〃呕~~~~~~~~~~~~~〃

    〃你......〃普诺文恼怒但是又舍不得责怪他,无奈地扫抚著他的背,〃接受我很难吗?〃〃呵呵~普诺文大叔,不好意思,我的大脑和身体在搞对抗.〃云韩涛苦笑自嘲.〃算了,既然你的身体抗拒我,我就先让你爱上我,把你的心抢夺过来.〃普诺文拭去他嘴边的污物,抱起他走出他的房间,回到自己的房间,放他在床里.

    揽著他,他立即僵硬身体.〃别怕,我不会碰你的.〃蓝眸注视著云韩涛的裸背,低头,在他的背上一吻,〃晚安,涛.〃满足地搂紧他的腰.云韩涛依然一动也不敢动,直到身後那人的呼吸变得均匀,微微的呼噜瘙痒著他的背,他才松懈了神经,幽幽地呼了一口郁气.脑海里满满是那双深情的绿眸.

    〃定嘉,请你帮我这一次吧.〃帝奇诚恳地说(终於有帝奇的戏份了!).〃帝奇,黑手党不好惹.〃坐在鹰冢殿接待室的主人位子上的叶定嘉悠然地玩弄著手里的飞镖.〃的确,如非事情急在眉睫,我也不会麻烦到你.我的行踪被黑手党瞪牢了.〃帝奇用尽办法才摆脱跟踪,来到日本寻求叶定嘉的帮忙.

    〃帝奇,你的人真的挺会惹祸的.〃叶定嘉轻笑.〃麻烦你了.〃帝奇诚挚地鞠躬,心里明白叶定嘉因为由纪子而对云韩涛存在芥蒂.〃我会考虑考虑的.〃叶定嘉没有正面回复他.帝奇泄气,没有怪责他的冷漠,毕竟黑手党不是人人可以招惹的.借住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自己很清楚.

    此时,门被人拉开了.一身孕妇装束的女子走进来.帝奇认出她,田中由纪子.由纪子眼神冷漠地扫视帝奇,走到叶定嘉身边,跪下,平板著声音说,〃救涛!〃叶定嘉拉起她坐到自己的大腿上,手指摩挲著她的唇,笑道,〃救他,可以......〃〃你的任何要求我一概接受.〃由纪子漠然地看著他,承诺.

    〃哥哥,这可是你自愿的,我没有强逼你.〃叶定嘉吻著她冰冷的唇,手覆盖在她的肚子上,温声地问,〃孩子有让你难受麽?〃〃你救还是不救?〃由纪子要他说清楚.叶定嘉的黑眸闪烁冷光,淡淡地说,〃救!〃手依然轻柔地抚摩著她的肚子.

    〃我要涛活著回来,你不可以伤害他.〃由纪子紧抓他的手.叶定嘉Y沈地说,〃我保证.〃横抱起她,对帝奇说,〃明天出发吧.〃帝奇感激地向由纪子点头,〃谢谢.〃〃哼!你不配拥有涛.〃由纪子冷冷地别过头.

    普诺文真的信守诺言,没有强行占有云韩涛,只是每晚抱著他睡觉.天天带著他到处玩,闲逛.普诺文决定攻心为上,一步步地瓦解他顽固的心房.云韩涛不是不明白他的意图,只可惜,他的攻心计对自己没有作用,因为早早告诉他了:心遗落在某人身上了.普诺文对待他很温柔体贴,他也很自然地把普诺文当做朋友,除了普诺文想要他的身体和心.

    〃呵呵...涛,你没棋了.〃普诺文笑看埋头苦恼著棋局的云韩涛,〃唔~~~〃盯著用水晶制造的国际象棋,云韩涛扁嘴,不肯认输,〃再等等,一定会有的.〃云韩涛挥挥手,〃别骚扰我,让我想想.〃拈起主教移到左边,想了一会,不对劲,再往右边移动,也不对.放下主教,执起王後犹豫要不要向上移动一格.

    影走到他们身边,对普诺文恭敬地说,〃主人,鹰冢殿殿主叶定嘉到访.〃〃叶定嘉?我们向来与鹰冢殿河水不犯井水的...请他进来吧.〃云韩涛乘著他们在说话,偷偷地M去普诺文的王後,〃涛,那是我的王後.〃普诺文分神瞄了他一眼,继续和影说话.〃呃,呵呵,抱歉拿错了.〃云韩涛心虚地放下对方的王後,埋头思考.

    叶定嘉带著一名随从跟著影走到大厅.普诺文微笑,说,〃稀客.〃〃打搅了.〃叶定嘉礼貌地点头,从容地坐到普诺文对面.〃鹰冢殿殿主亲自前来有要事?〃普诺文直接问.〃捷尔西先生快人快语,我就表明来意吧:合作.〃

    云韩涛移动了小兵向前走一步,也挺满意这一著,於是抬头,〃大叔,到你了...啊~叶定嘉!你在?!〃他看见坐在对面的叶定嘉,有点诧异.〃我们又见面了,你好.〃叶定嘉注视他礼貌地回笑,云韩涛激灵地打了个寒颤,每次面对叶定嘉,他总觉得毛毛不安的.

    〃涛认识他?〃普诺文好奇.〃一面之缘.〃叶定嘉代他回答.云韩涛搔搔头,勉强地笑道,〃算是吧.〃感觉到有一道强烈的视线注视著自己,他敏感地四处张望,看著叶定嘉身後站著,恭敬地低著头的黑发随从,良久,拉回视线,心想:自己过敏了.

    〃刚才说的合作,是什麽?〃普诺文问.〃鹰冢殿在南非开采了一个钻石矿,里面除了钻石原石,还有大量的特别金属.〃叶定嘉盯著坐立不安的云韩涛,继续说,〃我知道捷尔西先生手底下有先进的制造武器工厂.〃叶定嘉挥手,身後的随从上前,把皮箱打开,里面的是一些钻石原石和一些彩色斑斓的矿石.

    云韩涛上前,他不是好奇皮箱的东西,而是那个黑发黑眸的随从给他的感觉太熟悉了.普诺文没有想到这一层面,以为云韩涛只对那些石头好奇,所以没有阻止.云韩涛抖动著手,抚摩著那人的脸,激动地说,〃你...你真的来了...〃随从突然扔开皮箱,紧紧地搂著他,沈著嗓子,说,〃涛,我来了.〃

    普诺文立即反应,站起来,他的所有手下拨枪对准叶定嘉他们三人.〃呵呵,帝奇.华德,想不到你还有这一招.〃普诺文冷冷盯视搂著云韩涛的男子.〃普诺文.科夫斯克.捷尔西,你抢不走他的.〃染黑了头发戴上黑色隐形眼睛的帝奇坚定地说.〃你以为你还有命走出这里吗?〃普诺文冷笑,他的手下扣开手枪的安全制.云韩涛紧张地搂紧帝奇,回头看向普诺文,乞求,〃放过他.〃

    帝奇的手扣在衣领上,云韩涛发现了一丝不寻常,待反应时,帝奇已经摘下三个纽扣S向普诺文,圆形纽扣在空中展开锐利的刀片,云韩涛第一的动作是推挣开帝奇,跑到普诺文前面为他挡下所有的纽扣.

    〃涛!!!〃帝奇和普诺文吃惊,同时跑到他的身边.叶定嘉在帝奇S出纽扣後,听见四周扣扳机的声音,於是朝著四面八方S出飞镖,所有人吃痛,松手,手枪掉在地上.同时,叶定嘉再S出两飞镖击向帝奇S出的纽扣,纽扣偏离云韩涛的要害,擦过他的手臂和肩胛.

    在倒地的前一刻,帝奇和普诺文赶到,纷纷前後搀扶他,〃涛!你没事吧?〃两人异口同声地问.云韩涛不在乎身上的伤口辛辣的刺痛感,紧张地抓著普诺文的手,关切地问,〃大叔,你哪里受伤?〃普诺文会意,对帝奇得意地展示胜利的笑容,对云韩涛说,〃我没事,涛,受伤的是你.〃

    〃好佳在!〃云韩涛拍拍心口,安心地吁了一口气.帝奇黯然惆怅地看著这一切,心脏犹如被人狠狠地扎了一刀.云韩涛转身,拉下帝奇的衣领,唇大力地吻咬他的唇.

    离开他的唇,云韩涛的嘴象烧爆竹般,乒零乓啷的大骂,〃你是猪头哦!!你TMD的脑袋里装的是大便还是石头!!还是你的脑袋塞到屁股里!!他是什麽人!!他是黑手党老大,杀人不眨眼的黑道大老,一G手指就可以戳死你了!!!以前笨死了拿身体挡子弹,现在更是该死的愚蠢,不自量力地暗算那个满手血腥,凶残冷血的大叔!!!〃

    声音越说越小,山洪爆发般的气势也成了泄气的气球,云韩涛的声音抽噎著,〃要是你被BT大叔挖出几个血洞,死翘翘的,以後我生气时,有谁让我欺负;我被别人欺负时,谁为我出头?你这个猪头!没良心!色狼!恶魔!瘪子!唔...〃帝奇愉悦地笑眯了眼,低头温柔地吻上他喋喋不休的嘴,云韩涛热情地回吻他,煽情地扭摆身体摩擦他结实的身躯.

    静默地看著一切,普诺文沈默,他承认,他输了,彻底地输了,云韩涛的心里G本没有他立足的余地.云韩涛的心已经给了这个男人,就算他强留云韩涛的人在身边,现在这般激烈炽热的情感永远也不会属於他.

    叶定嘉看著缠吻的两人,小声咕哝,〃作孽的男人.〃(呵呵,这个男人是谁,我们心照吧!)

    〃哎哟!〃太激动忘我,扯到伤口了,云韩涛拧锁著眉头.〃我看看,〃帝奇小心翼翼地撩开他的衣服,〃幸好只是擦破了皮,〃〃带涛到楼上的房间吧,我已经叫人去请医生了.〃普诺文说.〃不!我绝不会让涛呆在这里的.〃帝奇护著云韩涛.〃放心,我会放你和涛安全离开的.〃普诺文温柔地凝视脸色有点苍白的云韩涛,说,〃伤口不及时处理会发炎的.〃

    〃普诺文大叔~〃云韩涛看著他.普诺文摩挲他嫣红的唇,释怀地笑道,〃你是有趣的宝物,可惜你的光芒不是为我绽放,我不是一个偏执的人,得不到你的爱,也想让你得到幸福.〃普诺文印上他的唇,这次他没有抗拒,任著普诺文舔吻,帝奇不是滋味地瞪著普诺文.〃总算尝到你的唇了,很甜.〃云韩涛听後羞赧地红了脸.

    帝奇看见一男子带著药箱走来,於是横抱起云韩涛,大摇大摆地经过普诺文身边,抢过男子的药箱按照云韩涛的指示,上楼.〃主人...〃影不忿帝奇的不敬.〃由他去吧.〃普诺文摆手,示意他不要在意,对一旁静默已久的叶定嘉说,〃我已经承诺放人了,至於这场寻求合作的戏码也没必要演下去吧?〃

    〃那是帝奇和你的事,我找你合作是真的,那个矿洞原属於华德财阀的,帝奇已经把它送给我,现在要继续商谈我们的合作吗?〃叶定嘉笑著问.

    〃啊~~~~哦~~~~~~大力点~~~~~啊~~~~该死的,你没有前戏就进来!!啊~~~~~~~〃楼上断断续续地传出羞人的叫喊声,听见的人都尴尬不已.〃呵呵,看来这里不是一个谈生意的好地方,我们到外面去吧.〃普诺文失笑.叶定嘉大方点头,瞄了楼上一眼,〃作孽的男人.〃

    35.

    将纱布系好,帝奇揽著云韩涛倒在床里,云韩涛打量著他的新造型,MM他的黑发,笑著说,〃我还是喜欢你的红头发,绿眼睛.〃〃只有这样?〃帝奇挑眉,摩挲著云韩涛的脸,两人心有灵犀地同时开口,〃我很想你.〃

    〃笨蛋!〃云韩涛红著脸娇嗔.帝奇情难自禁地吻著他的唇,脱下他的衣服,他扯动了伤口,〃嘶~〃他痛呼.〃涛!?〃帝奇审视他的伤口.〃没事啦,只是有点疼.〃云韩涛安抚他,双手环著他的脖子,拱起身,用下体煽情地摩擦他的分身,娇媚地说,〃别停.〃

    帝奇轻笑,吻咬著他的唇,大手扯下他的所有裤子,探到黑色丛林里M索著他的分身.〃哦...〃云韩涛刺激地呻吟.〃涛的小弟弟真敏感.〃帝奇邪恶地盯著手中渐渐涨大的紫色分身,指甲有意地刮著G头的皮R,惹得云韩涛更大的反应,扭著腰,上下摆动,分身在帝奇的手里抽C.

    虔诚地舐舔著云韩涛的身体,当帝奇吻到他心脏上的R头时,注意到R头破了皮,R晕附近有著淡青的咬痕,他僵硬,沈下脸,说,〃那个人渣欺负你了?!〃手怜惜地抚摩著已经结痂的R头.按著帝奇的手,云韩涛腼腆地小声说,〃虽然被大叔吃了一点豆腐,但是,他碰不了我,因为被他一碰,我就吐个不停了.〃〃涛,傻瓜!〃帝奇掐著他的脸,宠溺地笑著说.

    〃傻瓜配笨蛋,不是绝配麽?〃云韩涛对他做鬼脸,〃你啊~〃帝奇含下他的R头,大力地吮吸著,舌头顶著R头顶的R蕾,受到碰触的R头慢慢挺突,敏感的R腺神经刺激著云韩涛,分身涨得更大更挺了.

    帝奇把他的腿扛在肩膀上,用枕头垫高他的腰,脱下自己的裤子,chu壮的分身立即生龙活虎地跳弹出来,摩擦著他的臀缝,炽热的分身使他的菊X骚动,洁白的菊口小口小口地张合著.帝奇快速地套弄他的分身,他失声尖叫,拱高身体,把JYS出.就在那一刻,帝奇的分身毫无预示地C到他的菊X里,没有润滑的小绒道硬生生地撑开,撕裂的疼痛从後X一直蔓延到他的大脑.

    〃啊~~~~该死的,你没有前戏就进来!!〃云韩涛痛皱了脸,大声骂道.〃涛,我受不了了,我恨不得把你吃到肚子里.〃帝奇忘情地在干紧的小X上冲刺,兴奋地呻吟,〃涛,好紧哦~〃分身一阵猛烈的抽C.〃哦~~死鬼!慢点!!〃云韩涛颤抖声音娇嗔,chu大的分身摩擦著他的绒到,他的媚R几乎被擦出火来,这种剧疼奇异地慢慢转化成更销魂的快感,麻痹了他的全身.

    凶悍的分身不停地冲撞著小X,帝奇亢奋失禁地S出JY,拨出分身,他翻转云韩涛,让其趴在床上,再加垫一枕头,把云韩涛的小腹垫得更高了.帝奇埋头在他的臀里,湿吻著他的臀瓣,一口一口咬著嫩滑的臀R,〃啊~~~~~别咬哦!〃云韩涛仰头尖叫,感觉到自己的分身再抬头.

    帝奇没有理会他的哀求,从臀瓣的中间一直咬吻到他的X口侧边,舔著Y水淋漓的X口,小X强烈地收缩著,和著肠Y的JY缓缓留出.帝奇含著X口,舌头伸到里面,翻搞著他的内壁,媚R更敏感地蠕动,分泌出更多的黏Y,帝奇用力地吮食著,云韩涛疯狂地扭著腰,带著哭呛吟叫,〃不要,够了~~~哦~~~~~~~〃

    退开舌头,帝奇并没有打算放过他,凝视著撑得大大的X口,里面的媚R清晰可见.帝奇握手成拳,拳头小心翼翼地挤到X口,菊花皱纹已经撑到最大的限度,〃帝,住手!!要破了!〃云韩涛哭了,留下男儿泪.〃涛,信我,我带你上欲望的天堂!〃帝奇因欲望而低沈嗓音说道.拳头捅到里面,被湿润暖热的媚R包围著.

    〃啊~~~~〃云韩涛再次释放JY,整个人虚软地趴著,喘著气.帝奇的母指和食指拈著周围的媚R,搓揉著,扭捏著,媚R分泌更多的汁Y,润滑了绒道,使他的手能挤得更深,手指碰到了敏感点,〃啊!别再了...〃云韩涛虚弱地呼叫,无奈欲望如毒药般侵蚀著他,身体失控地扭动,把拳头吞得更入,摩擦自己的敏感点.

    帝奇震动著拳头,手指弯曲地夹拈著敏感点,云韩涛分身第三次抬头,帝奇握著他水泠泠抖动的分身,上下揉捏,魅惑一笑,拳头突然快速地拨出,绒道受到前所未有的刮摩,既痛又麻,云韩涛翻白了眼,JYS出.连续三次的SJ已经消耗了他所有的体力,软巴巴地趴著,无力反抗,任由帝奇为所欲为.

    〃涛,还不够呢!〃帝奇笑得更邪妄,手背对手背地贴著双手,C入云韩涛被撑大得不能合口的菊X里,左右地推挤小X,小X被掰开.〃啊~~该死的帝奇.华德!要是我被你玩死了,做鬼也不放过你!〃云韩涛毫无气势地骂道,虽然很痛,但是被蹂躏的小X已经接受了这种痛.〃呵呵!涛,你会喜欢的.〃帝奇把分身对准双手开拓出来的空隙,狠狠地chu暴C到最深.

    〃帝奇.华德,你这个猪头,色狼,Y棍,色瘪...啊~~〃云韩涛被C得爽死,可是口是心非地咒骂.〃涛~〃帝奇猛烈迅速地摆臀,分身高频率地捣C著小X,手指也拧著媚R,〃涛,我爱你!你永远是我的,谁也不能分开我们.〃云韩涛听後,傻呼呼地笑了,〃笨蛋!〃小X收缩得更剧烈,帝奇亢奋,分身抖动,把滚烫的JYS到小X的最深处,两人到达了高潮.....

    激情过後,云韩涛累摊在床上,帝奇用舌头把他小X里的JY舔引出来,吸食干净,再含下他疲软的分身,将上面的JY也舔吞,使坏地咬上他的黑色丛林,引起他的抗议,〃喂,你BT啊!那里也不放过.〃帝奇舐舔他的黑毛,黑毛油亮油亮的,满意地说,〃你的身体每一寸都是我的.〃

    〃色狼!〃云韩涛嘟嘴,心里却甜蜜蜜.〃涛,〃帝奇揽著他,担心地说,〃幸好你没事,不然...〃〃笨蛋!〃云韩涛亲亲他的唇,黑眸闪过一记J光,奸笑,娇嗲说,〃亲爱的帝~〃帝奇顿时**皮疙瘩,怪怪地问,〃什麽事?〃〃我受委屈,你是不是应该补偿补偿呢?〃

    〃呃...〃帝奇冷汗泠泠,说,〃涛,你...你想怎样?〃该不会旧事重提要他当受吧?〃我要......〃云韩涛拉长音.〃宝贝涛,你想要,我一定给你.〃帝奇Y秽地戳戳他的後X.〃笨蛋~不是这个啦,〃云韩涛羞红脸,拍开他的手,说,〃我要你顶替我,执行云集团总裁的工作,就是说,我只有头衔,而你实质帮我处理事务.〃哈哈,看他多聪明,压榨帝奇,他就可以逍遥了.

    〃涛...不可以懒惰!〃帝奇失笑,摩挲他得意洋洋的笑脸,说,〃打理华德财阀已经浪费我很多与你相处的宝贵时间了,再接手云集团,岂不忙翻天?你舍得每晚孤枕独眠吗?〃帝奇MM他的分身和小X,接著说,〃没有人呵护它们,它们会寂寞的.〃〃哦~~〃云韩涛眯眼,舒服地呻吟.

    〃你不答应我,我...我就去找大叔!他会很乐意照顾它们的.〃云韩涛狡猾地说.〃不行!〃帝奇立即把他压在身下,叹气让步,妥协道,〃好吧,我答应你.〃〃你自己说的,我没有强逼你哦~我很民主滴~〃云韩涛无辜地眨著眼,环著帝奇脖子的手做出’WIN’的手势.

    〃小坏蛋!〃帝奇宠溺地笑,捏捏他的鼻子,〃那麽我讨点利息也不违过吧?〃分开他的腿,挺立多时的分身C进他的X里.〃你..你又做!!〃他是野兽麽?哪来这麽多J力?〃宝贝,还不是你诱惑我!〃贯C著紧窒的小X,帝奇灿烂地笑道,〃怎麽了,被我榨干了?〃云韩涛最讨厌是被人看扁,负气地说,〃哼!谁榨干谁还不知道哩.〃推著帝奇躺在床上,跨坐在他的胯下,後X把分身吞下.

    〃欢迎你榨干,蹂躏我!〃帝奇M上他的分身,色眯眯地说道.〃BT!〃云韩涛扭著腰含扣著他的分身,一轮新的搏斗又开始了...到底最後赢家是谁,还是未知数呢!

    36.(大结局)

    〃大叔,再见啦!〃云韩涛向普诺文道别.〃涛,欢迎下次再来意大利.我再带你去玩.〃普诺文揉乱他的头发,笑嘻嘻.帝奇拉过云韩涛,瞪视普诺文,态度恶劣地说,〃想都别想!〃〃哼,涛不是你的附属品,他有选择的权利.〃普诺文睨著帝奇,不屑地冷笑.两人眼神交会间迸出电火花.

    〃涛,要是你厌恶了帝奇.华德,回来找我,我比他更会满足你的.〃普诺文别有它意地说道.〃哈哈...好的,大叔.〃云韩涛拍拍他的肩膀,也跟他开玩笑.帝奇紧张地把云韩涛搂的紧紧的,在他耳边低声说,〃我保证每天都能满足你,连想他的力气都没有.〃说罢,暧昧地扭摆下身,用分身摩擦他的臀部.

    〃贫嘴!你这个笨蛋!〃云韩涛难为情地红了脸,手肘撞到帝奇的腹部,帝奇吃痛得呓牙裂嘴,扭曲了脸,不过仍然深情地凝视云韩涛,傻气笑著.普诺文看著他们的互动,失笑了,内心的一丝不甘也烟消云散,云韩涛刚阳生气的脸上充满幸福的光辉,一刹那间,仿佛太阳绽放出耀眼温暖的光芒.不得不承认,只有帝奇.华德,才能把云韩涛的全部热情释放.

    回到法国的大庄园,刚走进主屋,一抹娇小的人影窜到云韩涛的身上,呱呱大嚷,〃哇呜~~~~小涛,妈咪好想你哦~~呜,我可怜的小涛,有没有吃亏给别人啊?〃爱里纱M遍他的全身,拉开他的衣服,看著青青紫紫的草莓,夸张地尖叫,〃天啊~~小涛,你被坏蛋吃光光了~~~妈咪一定给你讨个公道.〃

    〃妈咪.........〃云韩涛头上布满黑线,脸上抽搐著,〃我没事......〃〃什麽没事,看~这些草莓是什麽回事?〃爱里纱指著他身上的吻痕.帝奇过来为百辞莫辩的他解释,〃姨,涛真的没吃亏.〃绿眸兴味地注视他羞赧的样子,他恼羞成怒,低身责骂,〃是哪个混蛋把我弄得全身淤?〃〃呵呵,不好麽?昨天只是上身而已,今天,呵呵...〃绿眸扫视他的下身.〃BT,想都别想!〃

    爱里纱听著他们的对话,终於听出大概了,她掩嘴暧昧地笑,走回云逸身边,说道,〃老公,咱们回来及时了.〃〃老婆,我们要好好为小涛筹办婚礼呢,我可是第一次嫁出儿子,不能马虎哦.〃云逸奸诈地瞄了儿子一眼,接著说,〃你说咱们这个臭屁儿子穿婚纱还是穿中式的褂裙呢?〃

    〃当然是穿中式褂裙.〃爱里纱和格兰一同说.格兰也凑到云逸夫妇身边,小声讨论,〃小涛穿中式褂裙一定很美滴,看他的臀,丰满圆润,最好穿褂裙,显出身体的美感.〃〃对哟,我怎麽没发现小涛的臀比以前更翘更圆呢?〃爱里纱专心地打量儿子的屁股.

    被帝奇偷吻继而热情回应的云韩涛机灵灵地打了个寒战,毛骨悚然的感觉再一次涌上心头.〃怎麽了?〃帝奇看著他菜色的脸,担心地问,〃饿了?〃想想也是时候用晚饭了,拉起云韩涛的手,往饭厅走,〃别饿坏胃.〃

    〃格兰,你家儿子真细心哦,小涛嫁给他幸福不过了.〃爱里纱笑道.〃老婆,是’X’福.〃云逸调侃.〃呵呵....〃三名年纪加起来上百的长辈YY地笑著,远在饭厅里的云韩涛扫扫双臂的**皮疙瘩,毛毛的感觉挥之不去.

    〃哦~~~~~~~~~~~帝,要高潮了~~~再快点~~〃云韩涛趴在床上,扭摆著臀,大力地含扣著帝奇的分身,〃涛,你Y荡的样子最迷人.〃帝奇压在他身上,猛烈地抽C著小X,小X和著黏Y发出吱吱Y糜的声音.分身顶到小X最深最敏感的一点,S出JY,颠得云韩涛亢奋地仰起头,跟著他S出JY,两人到达高潮.

    揽过娇喘著的云韩涛,帝奇愉悦地说,〃我们永远是最契合的.〃手指刮了云韩涛分身上的JY,含在口里吮吸.云韩涛转身,头埋在帝奇的胯间,拈起湿淋淋的分身,含在口里舔弄.帝奇拍拍他的臀,他的腿饶过帝奇的上身,自己的分身也对上帝奇的口,帝奇轻舔著他的G头,再快速地含下,拼命地吮吸,〃啊~~~~~〃云韩涛尖叫,仿佛灵魂也被吸出体外.

    帝奇舔干净云韩涛的分身,来到他的小囊上,细细地啃咬著,感受著上面脉搏的跳动,後面的小X已经急不及待地等著帝奇的爱抚,激烈地张合著,黏Y缓缓从小口流出,帝奇的舌头把流出的YY截住,沿著流痕,往上吸著,来到小X上,小X骚动,分泌流出更多的黏Y,舌头伸进里面翻搞,黏Y流得更凶了.

    〃哦...你这混蛋!〃云韩涛边含著帝奇的分身,边娇嗔.自动地掰开自己的臀,把小X撑得更开.帝奇左右两手伸出食指和中指,同时C到X里,叉开红肿的小X,绿眸注视著里面媚R的蠕动,〃涛真美.〃说著,嘴贴上小X,大力地吸食,舌头更恶劣地舔戳著媚R.云韩涛重重地呼吸,扭著腰,被帝奇涨得chu大的分身塞满口,发不出呻吟,〃唔~~~~~~〃

    粘稠的肠Y随著舌头的退出而大量地泄出,云韩涛顿时软了身体,〃乖,坐上来.〃帝奇拍拍自己的分身示意.云韩涛吐出大分身,爬回正位,跨过帝奇的身体,後X对著帝奇挺立的分身,他掰开自己的敏感的小X,X口碰触到帝奇的G头,马上酸麻.帝奇坏笑,挺起身体,用力按下他,坐到自己身上,分身直直地C到小X的最深.

    〃啊~~~~~〃云韩涛灭顶般尖叫,自己的分身瞬间涨大.〃涛,喜欢麽?〃帝奇欣赏著他的媚态.〃混蛋!〃云韩涛娇骂,扭动身体,扣著帝奇的分身上下律动.

    〃倔强的小嘴.〃帝奇宠溺笑道,吻上他的嘴,扡开他的牙齿,伸到里面和他的舌头纠缠.......

    再度高潮後,帝奇抚摩著累趴在身上的云韩涛,〃涛,嫁给我.〃云韩涛恼怒地咬著他的R头,抗议,〃为什麽不是你嫁给我?〃又不是女生,用〃嫁〃太贬低他云韩涛了!

    〃小家夥!〃帝奇捏著他的臀R,失笑,〃好吧,我重新来过一次,涛,我们结婚吧!〃云韩涛笑得过於灿烂,说,〃结婚?我考虑考虑吧.〃拉起被子,把自己裹得密密地,装睡,连呼噜也打得假假的.

    〃结婚不好麽?〃帝奇问.〃唔.....感觉奇奇怪怪的.〃良久,云韩涛的声音闷闷地从被子里传出.如果自己是旁观者,看著两个男人在教堂里结婚,也没有什麽特别的感觉,但是现在换了主角是自己,就是怪咯.〃小傻瓜!〃帝奇拉开被子,看著他苦恼的样子,〃结婚只是我在神的面前给你一个承诺.〃帝奇舔著他的唇,〃一个永生永世爱你的承诺.〃

    〃但是...我们都是公众人物...媒体好讨厌哦...〃要是被一些专挖私隐的媒体盯上了,以後就不得安宁了.帝奇下床,穿上衣服,把衣服丢给他,〃带你去一个地方.〃 云韩涛懒洋洋地套上衣服,〃去哪里?〃〃秘密!〃〃哼~假神秘.〃

    帝奇开车,车子出了大庄园,一直往郊外方向行驶,驶进上山的路里.透过黎明时分微弱的光线,云韩涛看著Y深深的山路,问,〃上山干什麽?〃帝奇没有回答他,只是一直在笑.云韩涛郁闷地别过头,不理他.在旭日初升的一刻,他们到达了山顶,帝奇停车,说,〃到了.〃

    云韩涛跟著他一起下车,两人走在小径上,映入眼前的是,〃这是?....〃云韩涛看著前面.〃就是这里.bonheur教堂,幸福教堂.〃帝奇搂著他,望著前面朴素平凡的白色建筑物,继续说,〃这里是父亲和母亲结婚的教堂.没有华丽的布置,没有热闹喧张的媒体,只有家人衷心的祝福,父亲就在这里,在神的面前给予母亲永远爱的承诺.我希望也能够在这里给你承诺,得到这所教堂幸福的祝福,得到神的眷顾,即使我们离逝,她也不会分开我们.〃

    绿眸情深地凝视黑眸,〃涛,Jet’aime(我爱你!)〃云韩涛感动地战栗身体,眼里充满温热水气,感觉眼前的景物有点模糊,惟有那双绿眸是那样的清晰,牢牢地印在心口上.〃帝..Jet’aime〃

    暖暖的阳光洒在拥吻的两人身上,金光闪耀,远处的教堂响起了悦耳的锺声,幸福永远没有间断...爱没有终点...

    啊?什麽?什麽?就这样完结了?呵呵~当然还没有~~~~~

    云韩涛幽幽地醒来,〃我在哪里?〃记忆停留在他正准备换礼服的时候,闻到香甜的气味,他就失去知觉了,发生了什麽事呢?他想坐起身子,发觉身体不能动,〃为什麽我的身体不能动?????〃他恐惧地往下看,愣住了,〃这是什麽鬼衣服~~〃红当当的褂裙穿在他的身上,上面还有两只银光闪闪的祥凤.

    〃涛,醒了?〃帝奇进到休息室,欣喜地看著一身红豔的云韩涛.〃混蛋!!为什麽我不能动?还有这一身猴子服装!!!该死的!〃云韩涛羞愤大骂.〃不是我干的!〃帝奇举手作无辜状,说,〃你妈咪的杰作.〃〃什麽!!!〃云韩涛瞪大眼,〃该死的,混蛋,快帮我脱下它!〃〃这可不行哦,丈母娘的话我不能违抗哦,何况,涛,你现在真的很美很可爱.〃帝奇亲吻他脸.

    〃你!!!!@#$%〃云韩涛气得大骂脏话.〃呵呵,亲爱的涛,今天是咱们结婚的好日子,别说难听话.到时间行礼了.〃帝奇抱起他,〃乖~这麻药两小时後就会消散,忍耐一下.〃亲一口他的唇.

    〃屁!老子一定宰了你!!〃云韩涛怒骂.〃涛,主谋可不是我哦,我真的很无辜,只是刚刚知道而已.〃〃哼!就算你不是主谋,却是帮凶,一样该死!以後别想我跟你做!!〃云韩涛怒瞪他.

    〃做,怎麽不做呢?你忍受得了吗?〃帝奇邪恶地Y笑,放下他,让他趴靠在墙边,单手扶著他的腰,另外的手撩起他的裙,chu鲁地扯下他的内裤,拉下自己裤子的拉链,chu长的分身弹出,没有前戏的情况下进入了他的後X.〃啊!!!!!〃云韩涛尖叫,即使被下麻药,但是身体仍有感觉,〃该死的,你又玩这一招.〃干涩的绒道受到分身的抽C,媚R紧张收缩,分泌出黏Y润滑分身的摩擦,刺辣的痛缓下来,快感弥漫他的全身,〃哦~~~再快点,再深一点~~哦~~是那里了,帝,给我!〃他娇媚地呻吟.

    〃舒服麽?涛,你真的舍得不做吗?〃帝奇说罢,有一记狠C,小X里的Y水沿著分身潺潺流出.〃啊~~~~~〃云韩涛快感地抽噎著.这时,帝奇抽出分身,拍拍他的臀,〃乖,行完礼後再给你!〃〃MD!帝奇.华德,你给我进来.〃欲望如蚂蚁啃咬著他,他瘙痒不已,小X没有了分身顿时空虚难受.

    〃涛真’X’急.〃帝奇拿过化妆台上圆柱形的喷发胶瓶子,用瓶子的底部C到云韩涛的小X里,握著外部的瓶身快速地抽动.〃啊~~~~~~~~要破了!!!!〃冰凉的瓶子使媚R更敏感地收缩,销魂的快感刺激著他的每一条神经.

    帝奇抱起他,让他的双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自己一手扶著他的腰,一手托著他的臀,拢著瓶子,一下一下地按拨著.〃涛,不要太快泄了哦,要是被别人发现了,丢脸的可是你一人哦.〃〃你卑鄙!啊~~〃云韩涛有气无力地骂,帝奇托臀的手往里压,瓶子在X里扎深了些,惹的他红著脸娇吟.

    〃涛,你真美.〃帝奇吻著他的唇,赞美.走出了休息室,朝著教堂的方向走去.

    来到教堂门口,踏上红地毯,华德家族的成员,云家族的成员也到齐了,他们注视著进来的帝奇和被帝奇抱起的云韩涛,看著云韩涛一身红色的中式褂裙,纷纷掩嘴偷笑.〃都是你!!我丢脸死了!!〃云韩涛垂头丧气地低语,呜~~~他的一世英明就这样毁了!帝奇安抚他,〃别泄气.〃〃哼,穿猴子衣服的不是你,你当然说得潇洒!〃

    帝奇附在他的耳边说了几句,云韩涛顿时笑开了脸,〃你说话算话哦.〃到底帝奇对云韩涛说了什麽,让他转变态度,呵呵,大家猜咯.

    走到神坛前,老神甫笑呵呵地看著他们,〃新郎要让新娘下来吗?〃

    〃不用了.〃帝奇说.

    〃神甫,我是男的,我是新郎!〃同时,云韩涛纠正他.

    〃呃...呵呵...〃老神甫尴尬地笑,开始仪式,〃新郎帝奇.华德先生,是否愿意娶...〃

    〃神甫,是’嫁’〃云韩涛打断神甫的话.

    〃呃......〃老神甫看向帝奇,帝奇耸肩,表示没问题,於是神甫接著说,〃新郎帝奇.华德先生,是否愿意嫁给云韩涛...先生,成为他的合法妻子...〃

    〃不好意思,神甫,〃轮到帝奇纠正神甫的话,〃是合法丈夫.〃

    老神甫流著冷汗直点头,再说,〃新郎帝奇.华德先生,是否愿意嫁给云韩涛先生,成为他的合法丈夫?无论生老病死,永远爱著他.〃

    〃我愿意.〃帝奇深情地凝视云韩涛,慢慢地说出那三个字.

    〃新...郎...云韩涛先生,是否愿意...娶...帝奇.华德先生成为你的合法...妻...丈夫...?无论生老病死,永远爱著他.〃老神甫拗口地把誓词读完.

    〃我...考虑考虑.〃云韩涛皱著眉假装苦恼思考的样子.老神甫呆了呆.

    〃小顽皮鬼,别玩了.〃帝奇紧张地等待云韩涛的回复.云韩涛看著他手足无措的样子,欣然一笑,说,〃我愿意.〃

    〃涛,Jet’aime.〃帝奇激动地吻上他的唇,云韩涛娇嗔,〃笨蛋!Jet’aime.〃

    什麽?什麽?完结了???呵呵,还没呢......

    〃该死的帝奇.华德,你答应我的事做不到,你欺骗我的感情,你诈骗我的婚姻,你无耻,卑鄙......〃帝奇的房里,麻药过後的云韩涛生气地抓起身边的东西扔到对面的帝奇身上,帝奇左闪右逼,接近怒气腾腾的云韩涛,乘机把他压到床上去,〃你想要捉弄长辈们也得过了我们的洞房花烛夜吧?〃

    〃哼!我不要!!我就要现在!!!!你答应了!!!〃云韩涛嘟嘴抗议.帝奇托起他的臀,M到早上留在他小X的瓶子,缓缓地抽C著.〃哦~~~〃云韩涛酥软了身体.〃涛,要是我现在离开了,你就爽不到了.〃〃别走...〃云韩涛眯著眼,双腿环在帝奇的腰上.

    〃呵呵...真媚人,告诉你,〃帝奇小声说,〃关佑寄来了一些小玩意哦.〃帝奇拉开床边的抽屉,把里面的东西一把抓出来.云韩涛瞪大眼,〃鲨鱼夹..电..突粒chu阳具..皮鞭带..贞C锁..蜡烛.......〃恐惧的黑眸盯著跃跃欲试的绿眼红发恶魔,大骂,〃该死的关佑!更该死的!帝奇.华德,别过来啊~~~~~~~~~〃

    〃怎麽了!怎麽了!!!???谁XX谁?〃爱里纱,云逸,格兰,彼得,琴娃等人贴耳在帝奇房的门上,偷听著里面的情况,〃小涛叫得好惨哦.〃〃不,是叫得很爽.〃〃我拿最新一季的D&G服装跟你赌,小涛压倒帝奇.〃〃不,我拿我的游艇跟你打赌,帝奇XX小涛.〃〃我拿新一季的卡地亚珠宝跟你打赌,最後胜利的是小涛.〃〃我.........〃

    长辈们七嘴八舌地下注码,可是没有一个知道里面的真实情况.〃呵呵,我来做庄家吧.〃黑尔从後面出现,〃我在他们的房里安装了针筒摄录机,想看好东西就跟我来吧.〃

    所有人乖乖地跟著黑尔前往视象室.帝奇房的门外安静了.除了...

    〃哦~~~~~哦~~~~~~~别停~~~~我要~~~~~〃〃涛,就是爱死你的浪叫!〃

    这下真的是完结了.

    ----完----

《危险!急〃弯〃》最新章节就到艾克小说网【www.ik777.net】 手机版【m.ik777.net】

网络老虎机论坛,网络pt老虎机,,Jr.,anativeofMobile,Alabama,,,,hereceivedtheBronzeStar,,asheledthemergeroftheworldwideTroyStateUniversitySystemintotheunifiedTroyUniversity,$250millionhasbeeninvestedincapitalimprovementsbytheHawkinsAdministration,oaninternationalinstitution,asTROYhasattractedrecordnumbersofst,academicstandardsforadmissionhavebeenincreased,newdegreeprogramswereestablishedinallacademiccolleges,annattheUniversityofAlabamaatBirmingham(1971-1979)andaspresidentoftheAlabamaInstitutefortheDeafandBlindinTalladega(1979-1989).In1985,hewashonoredbytheUniversityofMontevalloasDistinguishedAlumnusoftheYear,andwastherecipiento,,edbytheCouncilfortheAdvancementandSupportofEducation(CASE)aryoftheAirF/chancellorsworldwide—andtheonlyoneinNorthAmerica—toreceivetheWorldConfuciusInstitute':theJackandJaniceHawkinsChapelattheAlabamaInstitutefortheDeafandBlind,theHawkins-Adams-LongHallofHonorandJackHawkins,:AboveandBeyond:FormerMarinesConquertheCivilianWorldbyRudySoc,BusinessCouncilofAlabama,BetterBusinessBureauofCentralAlabama,andTroyBankandTrustCompany,CollegesandUniversities(AASCU),asChairmanoftheCouncilofUniversityPresidentsinAlabama(1999-2001),asPresidentoftheSouthlandFootballLeague,,theHelenKellerEyeResearchFoundation,,Janice,,Noahandadaughter,,aprofessionalbaseballcoachwiththePittsburghPiratesorganization,andtheyhaveadaughter,Micha.获得荣誉:2013年度山东省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2013年“鸢都学者”特聘专家2012年潍坊市专业技术拔尖人才社会兼职:潍坊医学院硕士生导师中国医药教育学会临床合理用药专业工作委员会委员山东省药学会药物化学与抗生素专业委员会委员获得奖励:2015年度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2013年度山东省科技进步奖三等奖;2012年度山东省科技进步奖一等奖;2012年度国家环境保护科学技术奖三等奖;2011年度山东省科技进步奖三等奖;2010年度山东省科技进步奖三等奖,发表论文:1.宋伟国,董良军,周宇涵等,Catalyticasymmetricsynthesisofesomep[J].:宋伟国,张晓攀,李书涛等,Design,Synthesis,andPreliminaryActiv[J].(3):宋伟国,周宇涵,付永强等,Self-disproportionationofenantiomersofprazolesviaachiral,[J].(15):宋伟国,张祥敏,张晓攀等,埃索美拉唑钠的合成[J],中国药物化学杂志,(114):42-44。国家车辆事故深度调查(NAIS)工作站(山东)、中国交通教育研究会交通法学研究中心设在学校。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作出了改革开放的重大决定,开创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创造了人类社会发展史上惊天动地的发展奇迹,使中华民族焕发出新的蓬勃生机。

  日前,《关于深化高等教育领域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改革的若干意见》印发,针对高校发展的关键性深层次问题,进一步向地方和高校放权,其力度之大、覆盖面之广,可谓空前。展区面积达18000平方米,是历年来最大的。年月日下午时分前,凡符合招聘条件的届免费师范毕业生、省内届毕业生届优秀师范毕业生岗位计划表》附件中的联系方式与招聘学校联系,将届优秀师范毕业生报名表》、《毕业生就业推荐表》以及其他能证明个人能力和水平的证书和材料(报名表为电子版,其余材料为扫描件)发到招聘学校的电子邮箱。  姜自传副总队长一行实地查看了该校图书馆、微型消防站、消防泵房、6号公寓的消防安全管理工作,现场观摩了“”灭火机制演练、空气呼吸器佩戴演示,查阅了消防安全管理的一系列档案。

TheHistoryofTroyUniversityTroyUniversitystraditionofteachingexcellencedatestoitsfoundingonFebruary26,1887,whenanactoftheAlabamaLegislatureestablishedTroySt,chingcertificatesuntil1929,whentheStateBoardofEducationchange,thecollegemovedtoitspresentsiteandthefirsttwobuildingswerededicated:ShackelfordHall,namedforEdwardMadisonShackelford,presidentoftheschoolfrom1899-1936,andBibbGravesHall,namedforDavidBibbGraves,thersarchitecturalfirmofBrookline,Massachusetts,,TroyStateTeachersCollegeenjoyedoneofitsmostprosperousperiodsofgrowthintheyearsftroductionofdegreeprogramsindisciplinesotherthaneducation,,theStateBoardofEducationrecogntheUnitedStatesMilitary,asextensioncourseswereofferedonnearbybases,firstatFortRucker,nearDothan,erin1961,,begunatMaxwellAirForceBasein1965,isionofTroyUniversity,,,,atlocationsinJapanandSouthKorea,,geBoardofTrustees,,,,theTroyStateUniversitySystemwasformed,asthecampuse"State"fromtheUniversity'snametobetterreflecttheinstitution',allTROYcampuseswereagainunifiedunderoneaccreditation.要实现这个目标就需要精深的专业知识。市委常委、秘书长蒋晓光,副市长王桂英,市教育局局长王品木参加活动。銆銆鏂板崕绀惧寳浜鏈8鏃ョ數涓叡涓ぎ鏀挎不灞6鏈8鏃ュ彫寮浼氳锛屽璁婂叧浜庡贰瑙1鎵涓楂樻牎鍏氬鎯呭喌鐨勪笓棰樻姤鍛娿嬨備腑鍏变腑澶讳功璁颁範杩戝钩涓绘寔浼氳銆/p>銆銆浼氳鎸囧嚭锛屽厷鐨勫崄鍏ぇ浠ユ潵锛屼互涔犺繎骞冲悓蹇椾负鏍稿績鐨勫厷涓ぎ楂樺害閲嶈宸¤宸ヤ綔锛屽叏闈㈡帹杩涘贰瑙嗗疄璺点佺悊璁恒佸埗搴﹀垱鏂般傚贰瑙嗗埄鍓戠粡杩?骞寸(鐮猴紝濞佸姏鏇村姞褰版樉锛屾垚涓哄厷鍐呯洃鐫e埗搴﹀寲鐨勯噸瑕佹垚鏋滐紝瀵规帹杩涘叏闈粠涓ユ不鍏氬叿鏈夐噸澶ф剰涔夈?/p>銆銆浼氳寮鸿皟锛岃鍏ㄩ潰鎬荤粨鍗佸叓灞婁腑澶贰瑙嗗伐浣滐紝杩涗竴姝ュ垱鏂扮粍缁囧埗搴﹀拰鏂瑰紡鏂规硶锛屾帹鍔ㄥ贰瑙嗗伐浣滃悜绾垫繁鍙戝睍銆/p>銆銆浼氳鎸囧嚭锛屾垜鍥介珮鏍¤偐璐熺潃鍩瑰吇绀句細涓讳箟浜嬩笟寤鸿鑰呭拰鎺ョ彮浜虹殑閲嶅ぇ浠诲姟锛屾槸宸╁浐鍜屽彂灞曢┈鍏嬫濅富涔夌殑閲嶈闃靛湴銆傚贰瑙嗗31鎵涓楂樻牎杩涜浜嗗叏闈㈡斂娌讳綋妫锛屽姞寮轰簡鍏氬楂樻牎鐨勯瀵硷紝淇冭繘浜嗛珮鏍$鍏氭不鍏氥佸姙瀛︽不鏍″悇椤瑰伐浣滐紝鍙戞尌浜嗘爣鏈吋娌讳綔鐢ㄣ/p>銆銆浼氳寮鸿皟锛屽姙濂戒腑鍥界壒鑹茬ぞ浼氫富涔夐珮绛夋暀鑲诧紝蹇呴』鏃楀笢椴滄槑鍧氭寔鍏氬楂樻牎宸ヤ綔鐨勯瀵笺傞珮鏍″厷濮旇澧炲己鍥涗釜鎰忚瘑锛岃惤瀹炵鍏氭不鍏氥佸姙瀛︽不鏍′富浣撹矗浠伙紝鍧氬畾鍥涗釜鑷俊锛岃疮褰诲厷鐨勬暀鑲叉柟閽堟斂绛栵紝鍧氭寔绀句細涓讳箟鍔炲鏂瑰悜锛屾妸绔嬪痉鏍戜汉浣滀负鏍规湰浠诲姟锛屼互瀹為檯琛屽姩缁存姢鍏氫腑澶潈濞佸拰闆嗕腑缁熶竴棰嗗銆傝娣卞叆鐮旂┒楂樻牎鍏氬缓宸ヤ綔鐗圭偣鍜岃寰嬶紝鍒涙柊浣撳埗鏈哄埗鍜屾柟寮忔柟娉曪紝鎺ㄥ姩褰㈡垚鍏氬缁熶竴棰嗗銆佸悇閮ㄩ棬鍚勬柟闈㈤綈鎶撳叡绠$殑宸ヤ綔鏍煎眬锛屾彁楂樺厷寤哄伐浣滈拡瀵规у拰瀹炴晥鎬э紝鏈夋晥鍙戞尌鍩哄眰鍏氱粍缁囨垬鏂楀牎鍨掍綔鐢ㄥ拰鍏氬憳鍏堥攱妯¤寖浣滅敤銆傝浠ュ贰瑙嗘暣鏀逛负濂戞満锛屼弗鑲冨厷鍐呮斂娌荤敓娲伙紝鍔犲己楂樻牎棰嗗鐝瓙寤鸿锛屽垏瀹為槻鑼冨粔娲侀闄╋紝钀ラ犻娓呮皵姝g殑鏁欎功鑲蹭汉鐜銆傝鍧氭寔闂瀵煎悜锛屾妸娣卞寲楂樻牎鏀归潻鍜屽叏闈粠涓ユ不鍏氱粨鍚堣捣鏉ワ紝鏄庢櫚璐d换銆佸畬鍠勫埗搴︺佸牭濉炴紡娲烇紝纭繚楂樼瓑鏁欒偛浜嬩笟濮嬬粓娌跨潃姝g‘鏂瑰悜鍋ュ悍鍙戝睍锛屼负瀹炵幇涓や釜涓鐧惧勾濂嬫枟鐩爣鍜屼腑鍗庢皯鏃忎紵澶у鍏寸殑涓浗姊︽彁渚涗汉鎵嶄繚闅滃拰鏅哄姏鏀寔銆/p>銆銆浼氳杩樼爺绌朵簡鍏朵粬浜嬮」銆/p>

网络老虎机论坛,网络pt老虎机

网络老虎机论坛,网络pt老虎机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