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老虎机论坛,网络pt老虎机:网络老虎机论坛,网络pt老虎机 >> 玄幻魔法 >> 蠕动的爱情(书号:30167

正文 5

作者:不详
    「嗯………」志穗低喘,「不要……」娇嗔道,「又要来了……」

    志穗把脚缩起,躲避触M,但黑色的触手却从沙发背后钻出,绑住了志穗的

    身体。呈现8字形的触手蜷曲在志穗的X部上,把娇小的R房用力地集中。

    「啊……啊………」志穗本能的呻吟起来,衬衫紧紧的包裹着R房,坚挺的

    R头在衬衫上呈现白色的隆起。薄薄的白色衬衫很快的被黏Y浸润,变成微带灰

    色的半透明。

    志穗的双手被绑在一起,触手从她的裂缝上滑过,将臀部抬高,然后激烈的

    进入。充血的花瓣滴着混浊的黄色Y体,喘息似的裹在chu大的黑色YJ上。

    「啊啊……啊啊……」志穗酸软的身子在狂爆的黑色漩涡里左右打转,「啊

    啊啊啊!」志穗放声大叫,一股透明的爱Y从腿间涌出,顺着那chu长的黑色YJ

    落下,「进……进到里面去了……」志穗呻吟着,鸦片般的快乐淹没了R体。Y

    J蠕动着,顺着Y道,钻入了志穗的子G,鼓涨感随着那不断进入体内的黑色Y

    J而增强,志穗的手被捆绑,高举在头的上方,她仰躺在沙发上,注视YJ不断

    钻入两腿之间。

    恶心和邪恶的Y乱气息美妙地在志穗的心中舞动着。

    ###

    一开始,志穗非常厌恶那些东西,老是因为她不经意的一个念头便从身旁各

    个Y暗角落爬了出来。他们把志穗捆绑起来,夺去她的自由,然后强暴她。他们

    的动作如此笃定,交合也是异常的激烈。

    每次看着紧紧裹住双腿的藤蔓,缓缓的钻进Y道和肛门内,志穗就感到无比

    恶心,那缓慢而盲目的动作不断提醒志穗,强迫她承认心中那一闪即逝、粘稠而

    黑暗的欲望。

    志穗坐在课桌上,上半身专注的听课,下半身疯狂的高潮,藤蔓将她的双腿

    和椅脚绑在一起,让她难以移动,然后就像是无视质量守恒定律一般,穿过椅面,

    深深的进入志穗。

    「志穗,你脸色很怪,」下课时,郁子诧异道,「前几天惨白的乱七八糟,

    现在怎幺又红成这样?」

    「嗯………」志穗缓缓笑道,「可能是……裕和的关系吧?」

    「裕和?」郁子一听,迟疑半晌,立刻露出Y险的笑容,「……好小子,竟

    然瞒着为师和不知哪来的野种缠上了!快给我从实招来!」

    志穗笑着,逃了开来。

    在厕所里,志穗靠着墙,把裙子撩开,裕和从Y影处探出,进入志穗满是爱

    Y的洞X里面。志穗亲吻着裕和,把他浓厚的体Y都吞入腹中。志穗的R头一直

    保持着勃起的状态,班上几个男同学已经注意到了,想到这点,志穗的双腿不禁

    张的更开。

    「啊啊……」志穗掩住嘴,遮盖那不自禁的呻吟,裕和进入了肛门里面,如

    鱼得水般地,越来越深。

    ###

    喀拉,门被打开。咚的一声,某个沉重的东西倒在地上。

    志穗一惊,从沙发上坐起,裕和迅速的隐没于沙发底下。

    保美躺在玄关附近,满身酒气。

    「妈妈?」志穗出声探问,「嗯………呃………」但是保美似乎已经醉的不

    醒人事,看样子光回到家中就已经是她的全力了。

    志穗看着保美,她今天穿着白色的西装外套和短裙,略显凌乱的头发散在地

    上,脸上的妆还相当干净。

    裕和不知何时来到了志穗身边,磨蹭着她的大腿。

    「乖………好孩子………」志穗低声道,「把妈妈……的衣服脱掉。」

    裕和喜悦的撕碎保美的衣服,用那无数的触手,大量的黏Y滴落在保美的身

    上。

    妈妈今天也穿着战斗服装,志穗心想,凝视那露出R头的半罩式X罩,和黑

    色的马甲吊带。仿佛心念相通,裕和扯下保美的内裤,但丝袜和吊带、X罩都保

    持完好。

    妈妈穿着那些东西看起来很漂亮。志穗蹲下来,轻轻亲吻母亲的嘴唇,苦涩

    的温热酒气从唇间冒出。志穗随即舔舐保美的R头,她立刻勃起。喝醉的妈妈反

    而更加敏感,或许是为了这个目的才去喝酒的,志穗心想,这样等爸爸回来就可

    以立刻……

    志穗咬住保美的R头,「嗯啊………」那熟悉的娇喘从母亲喉中响起。

    志穗感到自己变了,以前就算作梦也不会对妈妈做出这种事的,但现在却握

    着母亲的R房,用手指缓缓在R晕上圈画。

    战栗的快感窜过志穗的身体,裕和兴奋至极地发出滋滋滋滋的声音。

    舌头伸进母亲的口中,「嗯嗯………」保美美妙地呻吟起来,开始吸吮亲生

    女儿的唾Y。「啊……亲爱的……」志穗离开母亲,保美以为那温暖的身体是属

    于志穗父亲的,娇媚地,不分青红皂白地往志穗身上凑去。

    志穗的手指伸到妈妈燥热的Y道内,成熟女人紧密而湿润的R含吮着那指尖,

    一股吸力把志穗往母亲体内吸去。志穗一指捻着母亲的Y蒂,一指开始迅速的前

    后抽C。

    「啊啊………啊!啊!啊!啊!」保美抽搐起来,R房震荡,甜美的Y声伴

    随丰沛的Y体涌出。志穗一边抽C,一边看着母亲的脸,除了保美紧闭的双眼外,

    那娇Y的神气就和那一晚志穗偷窥父母交合时一模一样。

    保美雪白的肌肤下开始泛起美丽的粉红色,兴奋充血的皮肤看起来无比柔嫩。

    志穗坐到妈妈身上,搂着她,感受母亲发烫的R头像烙铁一样炙在自己的R房上。

    母女的裂缝贴在一起,宛如接吻一般。志穗开始扭动腰肢,蛇般地摆动,爱

    Y被搅和出滋滋的声音,白色的黏沫溅落一地。

    「啊!啊!」保美坐起身来,睁开眼睛,迷蒙之中只看到一个白花花的人影,

    她搂住那人的腰,配合着扭动起来,志穗和保美的裂缝深深的咬合在一起,乱伦

    的Y邪感和女体交合的快乐让志穗很快的又抵达了高潮。

    「啊……啊………」志穗无力的娇喘,保美紧紧的抱着她,无意识的咬着志

    穗的颈子,「妈妈……啊啊……」

    「………妈妈?」保美停止了动作,努力想要看清眼前的人到底是谁,X的

    欢愉在交合中断后立刻消失,酒J造成的剧烈头痛和呕吐感迅速取而代之。

    「………你……志穗!」保美总算看清自己怀中的人是自己十六岁的女儿,

    酒意瞬间消失的一干二净,「你……你怎幺光着身子?」

    保美看见自己裸露的下体,保美的裂缝贴在自己的下腹,双方都沾满白色的

    粘沫,马上明白发生了什幺事,头痛也变的更加剧烈。

    「天啊……」保美压着疼痛不已的头,「我怎幺会……做出这种事?」保美

    站起身,拖着全身酸软的志穗冲到浴室中,打开莲蓬头,用冰冷的水往自己和志

    穗身上冲洗。

    「啊啊!」志穗叫道,「妈妈!好冷!好冷!」

    「志穗!清醒一点!」保美激动的喊道,「千万不要让这种事再次发生了!

    我们是母女,不可以做这种事!答应妈妈!」

    ###

    志穗躺在床上,寝室内一片静谧的黑。

    「生气了吗?」志穗道,「你觉得我冷落你了吗?」身上的棉被缓缓隆起,

    沈闷的沙沙声从被褥内传出。

    「……到六点有七个小时,」志穗看了看闹钟,「到那之前……我是你的。」

    一股大力把志穗拖入棉被里面,志穗连声音都发不出来,口中便被一Gchu大

    的RJ填满。

    保美躺在自己的床上,丈夫已经在旁熟睡。

    「我怎幺会做出这种事……就算再怎幺醉………」保美沮丧不已,「还好我

    们都是女的……不会有什幺后果……下次千万不能再喝了……」

    在被褥里面,志穗贪婪的吞咽着裕和的Y体,他深入的程度已经让志穗的小

    腹高高的隆起。

    ###

    「裕和到底是谁啊~~?」郁子皱眉道,「快点跟我讲嘛~~」

    「你真的想知道?」志穗笑着反问。

    「当然了!」郁子一脸正经,「这可是关系到我徒儿一生幸福的大事哪!不

    管他是谁,都必须让为师来仔细的检查一番不可!」郁子随即一脸恐怖的笑容,

    「首先要把他的裤子给脱了……然后再………」

    「笨蛋!」志穗笑骂,「那我今天带你去见他好了。」

    「喔喔~这幺果断?」郁子睁大眼睛道,「难道你们已经?」

    志穗笑而不答。

    「呜喔喔喔!!」郁子怒道,「竟然……竟然抛下为师,自己偷跑!可恶!

    世上还有尊师重道这四个字吗?」

    嬉闹的二人组缓缓进入教室,开始一天的授业。

    ###

    「这不是体育仓库吗?」郁子大为诧异道,「你们约在这种鬼地方是什幺意

    思啊?以为这是某种三流色情游戏吗?」

    「你很吵耶,等一下我就让你看裕和了嘛!」志穗嗔道,「快进去啦!」

    「喂~~叫裕和的臭小子,快出来让你师匠瞧瞧你长什幺样子喔!」郁子笑

    着走进Y暗的体育仓库内,对着一篮篮的排球篮球,跳马等体育用具喊道,「没

    半个人嘛!」

    喀拉喀拉喀拉~~~

    志穗关起那扇老旧的推门。仓库内马上陷入黑暗,只有从门上气窗泄入的光

    隐约照亮整个仓库。

    「志穗你干嘛啊?」郁子道,「这幺暗,什幺都看不到嘛?」

    「裕和他讨厌光亮的地方,所以不把门关起来,他不会出来的。」

    「………这家伙挺怪的,要不要考虑分手,我是说真的。」郁子低声道。

    「大概没办法吧。」志穗道,她的四周发出沙沙声。

    「啊?为什幺?就算有过几次关系应该也不至于无法分手吧?而且你在干嘛

    啊?沙沙沙的不会是在脱衣服吧?」郁子奇怪道。

    「嗯。」

    「哇!徒儿你在想什幺啊?快把衣服穿上!」郁子走上前,伸手想要阻止志

    穗的动作。

    但却M到一团湿湿黏黏蠕动不已的东西。

    「这!」郁子跳了起来,「这是什幺!」

    「他的名字叫裕和。」志穗低声道,缓缓走近郁子,昏暗的光线下,郁子看

    见了志穗,以及她身上缠绕舞动的黑色触手,「我们已经成为一体了,所以很遗

    憾无法分手。」

    郁子迅速想起小时候看的美国B 级恐怖片,和恶魔定下契约的女主角最后被

    丑陋的黑色粘Y覆盖全身,嘶吼着融化成一摊血水。志穗身上的触手却是迅速而

    激烈的蠕动着,某些红色的部分在她的私处进行无比猥亵的动作,好象在把什幺

    东西注入志穗体内一样。莫名其妙的黏Y流的志穗满身都是。

    「志穗………」郁子往后退,靠在迭起的排球篮上,声音颤抖,「你在开玩

    笑吗………为师承认你的功力已经胜过我了………可以停止了吗?」

    「郁子……」志穗轻声道,身体紧贴着郁子,郁子害怕的闭上眼睛,那蠕动

    的玩意滑过了小腿,**皮疙瘩立刻窜了起来,「我们认识多久了?」

    「嗯……十年啦!」郁子迅速道,志穗的手温暖而湿黏,轻抚着郁子的脸庞。

    「我最喜欢郁子了。」志穗道,「最最喜欢郁子了。」

    「徒儿的心意,为师很感动,」郁子紧闭双眼,看不见眼前的景象好象会感

    觉好一点,那恶心的感觉已经跑到腰际,「可以请裕和大爷移动一下尊驾吗?」

    「哪张惹人厌的嘴,我也很喜欢。」志穗笑道,指尖滑过郁子的X部,「哇

    啊!」一阵电流奔过郁子的X口,「志穗你……」郁子终于睁开双眼,喊道。

    黑色的触手,红色的YJ,在志穗的耳际发梢摇动着,像蛇一般爬越彼此的

    身体,迅速钻进黑暗中,又快速钻出。

    志穗变成了一尾巨大而充满欲情的梅杜莎,蠕动的蛇发吐着湿粘的红信爱抚

    着郁子的身体各处,志穗的眼神让郁子石化,全身麻痹在那对乌黑的湿润瞳孔下。

    「志………志穗……」郁子垂死挣扎,「这……这不是真的……」

    「这是真的,郁子。」志穗轻声道,「当我跟裕和成为一体后,我决定的第

    一件事……」志穗轻吻郁子的唇,「就是让你变成我的。」

    志穗的舌头钻进郁子口中,温暖的感觉缓缓在体内散开,好象是麻药一般。

    志穗和她豢养的触手把郁子的衣服扯下,赤裸的胴体在黑暗中发热。

    「志穗………」郁子在完全失去意识前用尽力气做出最后的反击,「不要…

    …」

    「不要怕……郁子……」志穗拥住郁子,触手开始把她们两人绑在一起,「

    很快就会过去的,然后……」

    从志穗的蜜X里面,一G鲜红chu大的YJ滑了出来,居住在志穗体内的裕和

    亢奋的勃起。

    「我们会融化在一起……」志穗捧着郁子的腰,YJ缓缓刺破郁子的处女,

    些许鲜血流下,但很快被大量的黏Y冲盖掉,「那是……非常……非常……快乐

    的事……」

    郁子昏沉的看着志穗的金发在黑暗里面一闪一闪的发光,裕和抵住了她的Y

    道底端,缓缓转弯,进入子G。

    「志穗说的没错……」郁子心想,「我快要融化了………」

    意识终于变的和狭小的体育仓库一样深邃而遥远。

    ###

    「伯母好,难得看到伯母在家呢。」郁子笑道。

    「对呀,总算可以休息几天了。」穿着宽松的运动T恤,保美坐在沙发上,

    笑着目送郁子和志穗走上二楼。

    「待会我送点心上去。」保美喊道。

    「嗯。」志穗出声回应。

    ###

    保美手上的盘子、上面的两杯柳橙汁、N油可颂,都掉到地板上,并且流的

    满地都是。

    郁子的头发在她面前晃动,两眼昏沉的看着门外的保美,那对白净的少女R

    房被志穗恣意狎玩,整个人就像是一具脱的J光的芭比娃娃,瘫软在志穗的股间,

    毫不反抗的扭动腰肢,把蜜贝贡献给志穗的手指。

    志穗还穿着凌乱的制服,一会把郁子的大腿张开,一会把手指C入她的肛门

    里,极尽可能的玩弄她,脸上那喜悦表情就像刚获得心爱玩具的孩子。

    「啊啊……啊!」郁子抓紧床单,Y体从她的股间喷出,眉头紧皱。

    「志穗!」保美冲上前,将两人分开,「你在干什幺!」志穗跌到床下,郁

    子躺在床上,气若游丝。

    「妈妈看不见裕和吗?」志穗突然迸出一句,「最近他连这样亮的地方也可

    以出来了。」

    「志穗!你怎幺对郁子做出这种事?」保美气急败坏的喊道,「你们开始做

    这种事多久了?」一把抓起志穗的手臂。

    「郁子很喜欢呢,你看,」志穗指着郁子,「裕和在她里面进进出出的。」

    郁子的裂缝敞开着,Y道像是被某种看不见的物体给扩张开来,里面粉红色

    的肌R清晰可见,几乎可一眼望至Y道尽头。保美并没有注意到这个现象,只是

    不断的责备着全然出神的志穗。

    「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保美狠狠的赏了志穗一巴掌,「你怎幺可以对自

    己的朋友做出这种事!」保美愤怒道。

    「………看样子,妈妈好象不喜欢裕和。」志穗面无表情的抚M发红的面颊。

    保美感到背后一紧,发现郁子的手臂正从后方箝制住自己的双手,她不知何

    时自床上走下。

    「郁子?你在做什幺?快放开我!」保美又惊又怒。

    「伯母,裕和真的很B。」郁子低声道,「才几天而已,但我已经觉得没有

    他无法活下去了。」

    「郁子你在说什幺?」保美大惊,「谁是裕和?」

    郁子的力气并不大,但保美却无法挣脱,四肢好象被绳子捆绑似的完全使不

    上力。志穗的手欺近保美腰际,把她的休闲裤脱下,保美只穿了一件普通的白色

    内裤。

    「今天没有战斗装备……」志穗低声道。

    保美不禁脸上一红,没想到自己和丈夫调情用的俏皮话竟被志穗给听去了。

    志穗接着动手想要褪下保美的内裤,却遭到激烈的反抗,保美扭着腰,拼命

    阻挠。

    「志穗……」保美怒道,「你想对妈妈做什幺?」

    「………融合。」志穗道,「裕和说他想要妈妈也融合在他里面。」

    「那个叫裕和的到底是什幺东西!」保美怒吼,想必是某种邪教团体把志穗

    和郁子变成这种样子的。

    「……从一开始,裕和就在妈妈旁边了。」志穗歪着头道,「妈妈看不见而

    已。」

    网络老虎机论坛,网络pt老虎机爹爹我要和你双修最新章节

    保美感到脚上一紧,在膝盖附近出现数道像是被绳子捆绑的红色印痕。

    志穗把保美的内裤褪下,成熟女X美艳的蜜X和茂盛的体毛映入眼帘。

    保美羞耻的扭着双腿,想要遮掩自己最私秘的部分,但双腿却完全无法移动。

    郁子松开了对保美的束缚,但保美却感到双手依旧被某种物体紧紧捆绑着。

    保美双腿一酸,跪倒在地。

    志穗走到郁子身边,轻轻的抱住她,郁子深深的叹息,将志穗的唇纳入口中。

    「啊……啊……志穗……」郁子满脸红潮的呻吟着,「我……又要去了……

    啊啊!」志穗轻轻捏着郁子坚挺的R头,「让我看你去的样子,郁子。」欢

    喜道。

    郁子靠在志穗X前,臀部高高翘起,双腿敞开。保美惊讶的看着那空无一物

    却珠帘大开的肛门和Y道,里面不断喷溢出大量混浊的Y体,粉红色的肌R机械

    X地抽动不止。

    「啊啊……啊啊……」郁子喜悦的呻吟着,「裕和他……他都S在里面了…

    …」

    志穗亲吻郁子,吞咽她口中黏稠的甜蜜Y体。

    保美看的呆在当场,Y部传来莫名的搔痒,某个人,或是某个东西正在抚M

    她的下体。保美低头,眼睛里面好象有什幺东西,视野中出现黑色的Y影,保美

    用力的眨了眨眼。黑色的Y影越变越深。

    黑色的丝线缓缓编织出Y影的原形,保美看见无数的蠕动触手紧紧捆绑住自

    己的四肢。她骇的想要张口大叫,却被眼前的景象所镇摄,无法出声。

    黑色的触手chu大有如麻绳,从志穗的股间滑出,再滑入郁子体内,黄色的粘

    Y不断低落,像是巨大的寄生虫般在两人的肛门和Y道内进进出出。一G外型有

    如YJ的红色触手C入郁子的口中,激烈的抽动几下,退了出来,志穗随即捧着

    郁子的脸,吸吮她口中的Y体。

    保美无法按耐喉头的恶心感,低头避开眼前的画面,但却发现许多红色的Y

    J在她面前沙沙沙的滑动。

    现实世界好象崩溃了,保美不禁开始认为这一切都只是她宿醉未醒所引起的

    幻觉。

    志穗和郁子手牵着手,十指交叉,激烈的亲吻。黑色的触手在两人的舌头上

    滑动,从志穗的口进入郁子的口。

    她们的身体再次的抽搐,红通通的两张少女脸庞靠在一起,尚未完全成熟的

    R房肌肤相亲,身上都是彼此的爱Y和触手分泌的大量粘Y,似乎想要模糊人体

    的界线似的。

    待身体的跃动停止后,两人向保美走来。触手像是一件黑色的衣服裹在她们

    身上,疯狂的挤入两人洞X内,颤抖的双腿看起来是那样无力,但志穗和郁子脸

    上却没有特殊不悦的表情。

    保美的身体在触手拉抬下缓缓直立。

    「第一次都会觉得很可怕,妈妈。」志穗道,黑色的触手用力撕裂保美的T

    恤,让志穗可以用手捧住母亲的R房,那沉甸甸的白脂软软的在手上滑动,「郁

    子第一次也是怕的要死。」

    「什幺?现在是提旧事的时间吗?」郁子抹去脸上的汗水,笑着抗议道,「

    快想办法让伯母舒服点吧!」

    「现在在做了嘛。」志穗嗔道。

    保美不禁感到惊骇,这两个小女孩从来不是可以一边谈笑一边做出这种事的

    人,一定是受到某人的影响才会如此。

    四肢在触手的捆绑下已然酸麻,相对于渐渐松弛的束缚,无力的麻痹却越来

    越重,手脚就像久劳倦勤似的一点力气也没有。

    更为可怕的,是保美体内像毛毛虫一样开始缓缓咬啮Y道尽头那块嫩R的蠕

    动快感。

    保美预感到那只毛毛虫很快就会蜕变成一只巨大的蟒蛇,G据她以往的经验,

    如果欲望从深处点燃,很快就会变成燎原大火。

    志穗和郁子握住保美的R房,一人左一人右,像婴孩一般甜美的吸吮起来。

    温和的快感让保美闭起眼睛,不知道是志穗还是郁子的手在抚M保美的耻R,

    那种抚M的手法似曾相识,感觉应该是志穗,所以郁子应该是正在爱抚自己臀部

    的那只手。

    志穗跪了下去,嘴巴凑到母亲充血的蜜R上,把那颗可爱的小花蕾含入口中。

    郁子握住保美的R房,缓缓画弄,舌尖轻探,探门似的舔着保美的唇。

    禁不住那甜美的诱惑,保美张开口让小巧的舌头进入口中,雀跃的舞动起来。

    「这样……说不定也不错……」保美的心中一瞬间划过这一道想法,然后就

    像是脑子被人控制似的,只能往这一方面去思考,「和两个年轻的小女孩……不

    会有问题发生……而且……」保美女X的本能疯狂的燃烧起来,「啊啊……太美

    妙了……」

    志穗的舌头深入母亲的Y道里面,想要回归自己出生的地方,保美对自己可

    爱的女儿报以丰沛的爱Y,志穗放开喉咙,大口吞咽母亲酸甜的Y体。

    「伯母……」郁子轻声道,「我好早以前就想这样亲伯母了……」

    四肢的力量开始回复,保美拥住郁子的腰,「我也很喜欢郁子。」保美低声

    道,开始回吻,捏住她半熟的少女R房,倾听郁子美妙的呻吟。

    「啊啊……伯母……」郁子欢喜的叹息着,保美咬住郁子的唇,炙热的舌尖

    仿佛是一股熔岩,滚烫的灼烧郁子的口腔。

    「叫我妈妈。」保美轻声道。

    「啊……啊……」郁子难耐的流出欢喜的眼泪,搂着保美的颈子,「妈妈…

    …

    妈妈!妈妈!」黑色的触手进入郁子的肛门和Y道内,疯狂的蠕动起来,仿

    佛是为她们作见证,「要去了!要去了!」郁子高声喊道。

    「去吧!」保美也兴奋道,「让妈妈看郁子去的样子!」

    「啊啊!啊!啊!啊!」郁子的腰本能的前后剧烈摇动,Y体一股一股激烈

    的喷洒出来,伏在保美股间的志穗头发上尽是郁子的爱Y。

    「哈……哈………啊………」沉溺在快乐漩涡中的郁子半昏迷的瘫在保美身

    上,两腿颤抖不止。「不行,这样就快昏了怎幺可以呢?」保美轻声道,「我还

    要郁子多去几次才行。」

    志穗起身,接替郁子,将舌头探入母亲口中。

    「妈妈………」志穗闻着母亲熟悉的味道,「现在……我们可以继续那一晚

    的快乐了……」

    保美搂住志穗,轻轻抚M她的头发,郁子跪坐在地,两手各握住一G红色的

    RJ,上下套弄起来,G头状的枝芽在她身上舔舐般的滑动,缓缓进入体内。

    保美轻盈的指尖滑下志穗的背脊,用她丰富的经验把弄志穗,志穗呻吟着,

    娇嗔地扭动,保美心中涌出的狂喜已经超过可忍受的范围。狎弄亲生血R,而且

    还是和自己同X的亲生血R,志穗的Y部和生出志穗的Y部贴在一起,接吻。一

    瞬间,保美陷入一种自己正在强暴自己的幻觉内,志穗的眼睛看起来就和自己年

    轻时一模一样。

    污秽………

    触手所流出的Y体如同保美心中的Y秽,不断的覆盖在志穗身上,一层又一

    层。

    保美开始熟练地扭动腰部,用大腿和Y部交错的摩擦女儿的蜜处。志穗很快

    的在母亲调弄下发出美妙的呻吟,那身体敏感的不像是个高中生。

    「志穗………你每天都在自慰吧?」保美笑道,「这幺Y乱的身体……」

    「啊……啊……」志穗喘息着,「妈妈……啊啊……」无暇顾及母亲的询问。

    子G在搔痒着,那是保美快临盆时所感到的沉闷快感,九个月大的志穗压迫

    子G的底部,那里从此变成美妙的泉源。某种东西挤压着子G,缓缓往外滑动,

    黑色的触手从保美的Y道中探出,外型完全是一G男人的YJ,chu长而巨大,抖

    动不已的滴着白色的Y体。

    YJ缓缓分裂,衍生成许多分枝,将保美、志穗还有郁子绑在一起。

    「啊……」保美的子G被填满,强烈的压迫感带来美妙的抽搐,「这就是…

    …

    裕和…?」

    「妈妈………」志穗搂着保美的颈子,「裕和他……他……啊啊!」志穗高

    潮,眼眶欢喜的泛着水光。郁子抽搐着,裕和猛烈的在她两个蜜X里面抽C,「

    啊啊……他……他很高兴………」郁子呻吟,唾Y从嘴角落下,「我们……四人

    ……

    马上……就要……」黑色的触手开始呈现波动状的上下起伏,「啊啊啊啊!」

    郁子的蜜汁瀑布似的喷S出来,双眼失去焦点,欢喜忘我地扭动臀部。

    「呜……嗯………呜……」志穗张开口,喉头发出奇怪的声音,保美看见黑

    色的YJ从女儿的舌头下方爬出。

    「这个就是裕和………」保美低声道,用颤抖的双唇亲吻巨大的G头,然后,

    慢慢的让他C入口中,G头蠕动着钻下食道,像乌云落下的雨滴,融化在保美泛

    滥的Y欲中。

    志穗娇小的身体在怀中轻轻颤抖,郁子躺在地上喘息。

    保美微笑起来,心中一切惊疑愠怒都消失了。

    她亲吻志穗,用充满挑逗意味的舌尖,心中只剩想要侵犯亲生女儿和她同学

    的欲望。保美喜悦的感应到志穗和郁子的欣愉,现在三人已心灵相通。

    志穗和保美不约而同的将郁子抬起,一起躺在床上。

    郁子和志穗像待哺的幼雏,躺在保美的怀中。裕和迅速而激烈的将志穗剩余

    的衣物扯碎,郁子和保美笑着欣赏志穗的R房在这期间的激烈晃动。

    郁子轻抚保美的脸,张开口,让保美口中的YJ进入她的喉中。那C入的感

    觉如此之深,保美几乎立刻就战栗起来。志穗随即加入,黑色的YJ在三人口中

    来回穿梭,沉溺在彼此的眼神之中,三人同时高潮。

    「妈妈……」郁子低声道,保美的中指C入郁子肛门内,大拇指压在Y蒂上,

    郁子红通通的臀部颤抖着,「啊……啊………」Y体溢了出来,志穗舔着母亲的

    手指,将郁子的Y体都吞了下去。

    保美张开双腿,郁子和志穗又成为吸吮母R的幼牝,贪婪的含着保美的Y蒂,

    吞咽Y道内甜美的汁Y。

    保美搂着两个可爱的女儿,郁子含着她的R头,志穗则咬着郁子的颈子。

    裕和缓缓的聚集起来,黑色的YJ触手蠕动着会合,R色的球G状触手从里

    面探出。

    保美三人满心期待的看着裕和,一个令人心旷神怡的美妙变化既将开始。

    球G裂了开来,像是春天的新芽,露出里面尖锐而雪白的牙齿,鲜艳如火的

    舌头冒着热气,滑了出来。

    志穗发出喜悦的尖叫,裕和捆绑住她,舌头深深的刺入所有RX。保美的两

    个R头和Y蒂都被裕和巨大的臼齿含住,压碾似的来回咬啮。郁子的口中塞满了

    裕和细滑狭长的舌头,他的唾Y湿黏而丰沛,郁子欣然的啜饮。

    三人无法说话,身上所有的孔X都被裕和填满,心中只剩美妙的快乐不断的

    独奏着。

    ###

    「啊啊………」绢美呻吟着,「太美妙了……太美了………悦之……」

    红色的YJ前端G裂,从里面伸出的狭长舌头舔舐着绢美勃起的粉红R头。

    绢美笑着把玩手里的YJ,看着那G裂一边吐着舌头,一边喷出JY。

    悦之雪白的YJ从黑色丛林中伸出,被绢美轻轻扶持住。

    「来………到我里面来………」绢美满心爱怜的轻声道。

    G头挤入绢美Y道内,缓缓推进,紧紧抵住子G底部。

    悦之的G头膨胀起来,G裂。无数舌头放S般的挤满了绢美的子G。

    「啊啊!」绢美的头发散在她身下蠕动的触手海上,绢美的大腿颤动,高潮

    撼动着子G。

    「啊啊啊啊!」绢美欢喜的落下泪来,「悦之!啊啊!悦之!」她握住眼前

    无数的YJ,一一亲吻,双唇贴在G头上,引发一连串的SJ。

    悦之在绢美的子G里面张开嘴,把她的R含在口中,一边咀嚼,一边舔舐。

    绢美的眼神陷入狂乱的昏炫,悦之的YJ开始一GG的进入她的体内。

    ###

    「今天天气不错。」志穗道。

    「嗯,」郁子笑道,「是个适合欺负徒儿的好日子。」

    「郁子!」志穗笑骂,腿间一阵麻痒,「你又弄我!」书包往郁子身上甩去。

    「动手就是认输啰?」郁子闪过,「输了就要让为师玩喔。」

    「讨厌!」志穗笑道。

    ###

    「打……打开课本……」藤原加慧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用不稳的声调讲话,

    「第………呜!」她抱着肚子,满脸通红,弯下腰去。

    「老师,你不舒服吗?」班长玲原加奈子站起来问道。

    「不,没关系……」藤原皱眉道,满脸痛苦的表情,「呜啊!」随即又是一

    阵呻吟,「我……我看……今天还是自习好了……」

    藤原老师随即满脸痛苦的走出教室。错愕的学生们喧闹了一会儿后,分成数

    个小团体聊起天来。

    「?」玲原加奈子看见两个人往门外走去,「志穗!郁子!你们要去那边?」

    出声问道。

    「我们要去看一下老师。」郁子回答。随即两人步出教室。

    「看老师?」加奈子奇怪的歪着头,「她们什幺时候和藤原老师那幺好了?」

    ###

    「嗯………谢谢你们……不过你们最好还是回去教室自习。」躺在床上的藤

    原老师头发有点凌乱,俏丽的脸上化着淡妆,一副高傲不领情的样子。

    「老师,」郁子笑道,「我们来看你的意思不是指慰问。」

    「我们是来强暴你的。」志穗吃吃笑道。

    「你们………」藤原立刻露骨的表现其不悦,「在说什幺鬼东西?」

    「刚才他在那边进进出出的很舒服吧?」郁子道,「看老师脸都红了。」

    藤原大惊,脸色苍白的看着两个笑吟吟的女学生。

    「新山老师和我们说了,」志穗笑道,「叫我们尽量玩弄老师。」

    「你们……和新山………」藤原本来半信半疑的表情瞬间转变成深刻的恐惧,

    「是一起的?」

    志穗和郁子缓缓撩起裙子,她们都没有穿内裤,赤裸的耻丘上点缀着一小团

    绒毛,粉红的裂缝前端闪亮湿润。

    胭红的血潮袭上两人双颊,轻喘不止,黑色的触手开始一G接一G的从两人

    Y道内滑出。

    「呜啊………呜啊啊!」藤原吓得跌下床,「川口………川口老师!」大声

    向保健老师求救。

    志穗把藤原老师床铺四周的白色帘幕拉开。穿着白色制服的川口老师在黑色

    的触手中像扯铃般上上下下,她的脱鞋掉在地上,一只小腿和右手在黑色藤蔓外

    机械X的抽搐。

    「川口老师现在太舒服了,恐怕听不见藤原老师的声音。」郁子笑道。

    「你们………」藤原无助的在床脚蜷曲成一团,「对不起……放过我吧……

    我再也不会说新山的坏话……」害怕的哭泣。

    「老师你在说什幺?」志穗满脸诧异道,「我们又不会伤害老师。」

    「对呀。」郁子走近藤原,褪去身上衣物,她只穿着制服上衣和裙子,很快

    脱的J光「我们要把快乐和老师分享,不是每一个人都有资格的。」

    「不要……求求你们………」藤原俏丽的脸扭成一团,加上泉涌的泪水,瞬

    间变成一张花脸,「新山她已经惩罚过我了……我会认真反省……拜托不要……」

    「新山老师不是那种会记恨的人。」志穗轻声道,搂着藤原的肩膀,哄小孩

    似的轻拍藤原的背。

    「我们会很温柔的。」郁子道,藤原把头埋在膝盖之间,近乎崩溃的啜泣。

    黑色的触手缓缓捆住藤原的脚踝。

    ###

    「有人在家吗?」加奈子喊道,「志穗?」

    「啊!」志穗满脸堆欢的站在门后,「加奈子你来了!」

    「嗯,伯母在吗?」加奈子问道,绑成马尾的黑发在脑后摇晃,高佻的身材,

    清秀的脸庞,纤细的腰肢和小腿,在水手服里面闪闪发光。

    「当然啰,怎能让你白跑一趟?」志穗笑道。

    「太好了,」加奈子笑道,「我有好多事想要问,伯母真的会介绍新闻系的

    教授让我认识吗?」

    「那还用问,快上来吧。」志穗牵着加奈子的手,带她走进玄关。

    艳阳高照,敞开的门后,Y暗的空间似乎在暗示着什幺。

    一条黑色的触手蠕动着,将门关上。

    喀啦。

《蠕动的爱情》最新章节就到艾克小说网【www.ik777.net】 手机版【m.ik777.net】

网络老虎机论坛,网络pt老虎机,同时,他们还要随时了解师弟们的思想动态,这就需要深入宿舍,了解他们的生活,走进他们的思想。并能从事基础数学、应用数学教学和科学研究工作,能使用电子计算机运用现代数学和计算数学和手段解决实际课题。对违反《准则》和《条例》规定的发现一起查处一起,切实维护党纪党规的严肃性和权威性。(四七)树茂五旬,学苑百花常艳丽;文通六艺,寒窗四载永葱茏。

朱华书记最后强调,越来越多的违纪违法和腐败分子被绳之以法的事实,再次昭示世人:在社会主义中国,法律面前没有特殊公民,党纪面前没有特殊党员。本次大会共安排了四场主题报告:国家体育总局科教司教育处副处长罗建彬主讲运动训练招生的相关问题、春田大学校长Mary-BethCooper主讲TheHistoryofRelationshipbetweenSYSUSCandtheValueofInstitutionalPartnerships(中山大学与美国春田大学国际交流合作的历史与价值)、春田大学运动科学系系主任MarySusanGuyer主讲EvolutionofAthleticTrainingandStrengthandConditioningintheUnitedStates(美国运动训练和康复体能的发展)、春田大学健康、体育教育与休闲学院院长TraceyDexterMatthews主讲PhysicalEducationandSportTrainingPrograms(美国春田大学的体育教育与运动训练相关专业介绍)。”各专业负责人分别从专业介绍、专业课程、就业前景等方面给新生们讲解本专业的情况。待遇:面议福利:探亲假+五险一金+包餐+包住+职业培训+良好的晋升空间2、养殖技术人员(防城港)人数:3人男(招收应届毕业生)工作职责:1、负责海上养殖的日常工作,做到“五勤一细”,保证养殖工作正常进行;2、根据上级要求对养殖数据进行监测,具备一定的数据处理及总结归纳能力;3、及时对养殖生产中的异常做出反应,发现问题及时追踪,并提出合理建议;4、参与提高生产效率和改善产品质量的行动计划与实施;5、领导交代的其他工作事项。

一次,李东贤她们正在低头打扫,一位老爷爷走向前来,微笑着和她们打招呼,还邀请她们去他家里休息一下。此次全校范围内竞聘国际交流处副处长是我校党委根据《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进行的,通过竞争上岗有利于学校党委组织部门拓展视野,在更大范围内选拔优秀人才到合适的岗位工作,促进领导班子与干部队伍建设。启动仪式后,志愿服务队开展了校园安全教育、民族体育运动、走访儿童家园等系列活动。65岁以上的人来说,新指南提供。

网络老虎机论坛,网络pt老虎机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